@台灣
@手速超慢。

全职高手-叶中心、韩受、林受、卢刘卢、喻魏、喻黄、江周江、翔肖翔;
剑灵Blade&soul-龙灵;

这里是南极大陆很冷的!! 欢迎一样寒冷的cp住民跟我交朋友;_;

【 全职高手 】 喜剧 - 上(张叶)

*200贺

*尝试用自身专业来写文,毕业太久了还能捉到学生味吗?(苦恼)

*总归來說是個甜向。

*本文TAG:小虐/道具/摄像


(上)

 

张新杰写得一手好剧本,剧情严谨流畅,同组的夥伴们认为他的剧本拿去拍严肃题材挺不错的—若提到感情阿爱的,他们更愿意让他写剧本了,堪称治疗人心;而他导的感情片,几乎人见人哭。

 

而今年夏季,他们科系即将举办该大学每年最受瞩目的重点赛:荣耀影视盃。每年级自由参加,而在其中实力出色的新生可以获得当年最佳新人奖。他们系上有个传奇,叫作叶秋;该重点赛第一次举办便嚣张霸气的拿下最佳新人奖,同时囊括最佳影片与最佳导演奖项,而更令人所乐道的是,这位叶秋连拿下三届的最佳导演与最佳影片,只要看过他导的影片,便没有任何人敢质疑他夺奖的实力。

由於他这样的资历过於辉煌,於是系上疯传着嘉世影业打算签下叶秋去当他们公司专属的导演,不想导也行,写剧本就好。而这样的传奇人物,今年也不过四年级而已;却是早就修满了学分,在学校上演人间蒸发。

 

但谣言中心的叶秋本人却神秘得很,没人见过他去领奖,每次代领的都是一位笑的非常和蔼的学长;因为如此叶秋在学妹们心中被描绘成英俊冷漠的鬼才,学弟们则是认为叶秋是个史蒂芬史匹伯,超级伟大。

 

而这样的叶秋,张新杰也才听过一次真正与他亲近的人所给的评价。他的直属学长韩文清不屑的说:「过份憧憬都会毁在他的幼稚。」便窝去作他的动画片,当然这剧本有三分之一是张新杰操刀。
眼见制作流程十分顺利,於是当韩文清听说张新杰决定报名这场荣耀盃的自由分组时也没表达什麽意见,总之他們这片里的剧本肯定会挂上张新杰的名字。

而荣耀盃有趣的地方便在这了—划分为团体参赛与自由分组。前者不提,後者则是藉由跟同样报名自由分组的人随机组团,在限定时间内完成主办方提出的题目,十分刺激。当然也可以两边都报,有实力这样折腾自己没人会拦,还会收获来自崇拜英雄的学生们比出的三十二个赞。

自由分组的名单会在作品缴交期限仅剩两个月时开出,那时动画片的进度已达2/3,仅剩下细节微调。而当张新杰接到自己的另一位指定队友名单时眼睛瞪大,反应之激烈直接引来团队里其他三位学长关注。

 

「哎唷我还以为他不玩了结果居然是报名这个!」张佳乐开着AE,萤幕上绚烂的特效正在Render,进度条缓慢的让人几乎以为那特效要断气了。故他闲得可以第一时间对张新杰手上那名字做出反应。

 

而因为剪影片剪到眼花正在休息的林敬言则是推了下唬人的平光眼镜,「恩…该帮你点腊还是恭喜呢我没主意了。」

 

埋首於调整动作的韩文清只是瞥了一眼那张印着叶秋名字的纸,因为疲惫而脸色不佳,但他还是给了张新杰一支电话号码。「保重。」

 

张新杰慎重接过那串数字,冷静的拨通电话。

「喂?」
自以为做好准备,然而电话那头的声音却让他的冷静差点跟着张佳乐那Render到当机的特效一样坏了。

声音磁性的有些过份,他想。

但其实真相是叶修刚睡醒,摸着好妹妹苏沐橙借他玩的手机顺手接起来罢了。

张新杰简洁说明来意,听着电话那头不修边幅的哈欠;他抬头看钟,下午五点才把午睡睡完,太过邋遢了。

 

「行,六点咱们校门右边那炒饭店14号桌见,带你最自信的作品来。」

 

叶秋说完这句话便把通话挂了,张新杰忍不住皱眉,约在炒饭店看作品实在有点太…邋遢的过份了。

 

韩文清盯着张新杰眉间的川字,给他点了蜡後便继续他的工作。这学弟能力强水准高,可惜就是洁癖了点;叶秋那万年不变的炒饭店之约肯定踩他的雷。

 

 

张新杰一秒不差的在六点坐在炒饭店14号桌,却是没等到叶秋人影,他索性点了份扬州炒饭,慢条斯理的吃起来。

 

待他吃的差不多了,才看见一个穿着宽松衣物脸有些虚胖的男人抱着笔记本走进店里,看见张新杰便是勾起玩味的笑。

 

「老魏,蕃茄蛋炒饭阿。」转头向老板点了菜,那男人两腿一跨便是坐在这角落的14号桌,打开笔记本,蓝光衬得他脸色苍白。「我是叶秋。」他笑着说,没来由得就让张新杰想对他皱眉。
「张新杰。」简单打过招呼他们俩便安静了,张新杰打量着对面自称叶秋的男人,头发乱翘、衣服皱得像从咸菜堆里捞起,下巴边缘还有些没刮掉的胡渣,唯独摆弄笔记本的那双手骨感地十分好看—也许是因为缺点太多,那双手的优点反而被放大了,他忍不住那麽想。

 

而那双手敲了几下键盘後便向自己伸来,「作品呢?」张新杰递出光碟,却见叶秋先摇了手指,把笔记本推给张新杰。「纸本先给我,你的剧本我也听说过品质;影片自己放进去。」

 

於是张新杰交出剧本,恰好叶秋点的蕃茄蛋炒饭上桌,只得皱眉看着叶秋边吃饭边翻着自己的剧本。但他还是理性承认,撇开那些不修边幅,叶秋专注看剧本的模样还不错。

待叶秋剧本看完,炒饭也让他吞食的一乾二净了。「剧情严谨,结构流畅。放这影片让哥瞧瞧你导的感情戏。」他将剧本还给张新杰,上面一点污痕都没有,然後便挪到张新杰旁边准备看片。

 

张新杰不免有点紧张,毕竟是人人所歌颂的第一人要看自己的作品。影片到达最高潮处,他偷瞄了下叶秋,发现对方却是皱眉皱的紧了,而不是像他同学那样落泪不止。
待最後的字幕跑完,叶秋一把合起笔记本滑回对面安居。「你剧本行,导片不行。」张新杰心里喀登了下,便看叶秋继续说下去:「你肯定拍不了短片对吧?剧本也无法写短。」

是的,拍不了与写不了短片这是短处,张新杰本着剧情该有合理的起承转合,往往剧本一摆弄便是可以拍出三十分钟以上的长度,而五分钟的短小精悍他作不来;这缺点至今只有他的指导老师说过。

 

叶秋看着张新杰脸色略沉,笑得一脸狐狸样。「同学,你谈过恋爱没?」
「这重要吗?」张新杰眉头正皱,他不懂叶秋这麽问的理由。

 

叶秋却是笑的更加开心。「当然重要。你别以为感情这玩意,写的出来也就能拍得出来。」叶秋掏出菸点着,烟雾缭绕而他的眼神慵懒,他看张新杰掩鼻也没打算捻熄那菸。「你的感情,说白太死;愿意为之而哭都跟你一样自以为是。」

 

他停下看着他,勾起嘲讽的笑。「想不想变好,拿下荣耀?」

张新杰的心在看见那嘲讽时猛烈颤了下,他认为那是斗志。「想。」

 

距离期限还有两个月,而他们俩组队的这次的题目是:喜剧爱情。

 

 

「张新杰,你真以为感情是精密计算就能演绎出来的吗?」不知道是第几次打断拿着摄影机的学弟,叶秋笑得非常欠揍,「你这样拍就算一百年,在感情这类别都别想拿到新人奖。」

 

叶修给张新杰的训练项目简单粗暴,就是拿着摄影机四处拍,并试图拍出能传达出意境的五分钟短片。他们试这项目已经一个星期。

 

「我只是认为苏沐橙拿着这桃花会更有意境一点。」放下摄影机,张新杰坚持着这点。拿着桃花枝的苏沐橙有点困惑的看着张新杰,尽管叶秋让她随便动,但张新杰那股强迫的气场却令她不禁肢体僵硬。

 

见苏沐橙这般为难叶秋也叹气了,他乾脆抽走那桃花道具,随手摆弄起来。「张新杰阿…」叶秋低垂着眼,「女孩子就跟桃花一样,要细心对待。」他让桃花在指间流转,动作细腻却自带令人着迷的魅力。「你这样强迫,沐橙不舒服,哥也难过,让你拍意识流是为难你了。」

 

张新杰却是一怔,他看着叶修那模样登时有想拍他的念头。他抬起摄影机,「再试一次。」

 

苏沐橙似乎是发现了什麽,抿唇一笑便往旁边站了。

 

叶修倒也没说什麽,他就那麽玩着桃花,偶尔无心的看眼抓着摄影机不断走位的张新杰,笑的叫做高深。

 

而後他们三人看着成品,拍摄苏沐橙与叶修的两只短片形成强烈对比。「叶秋你这可比我好看了。」苏沐橙笑了起来,身为同样科系的她自然能判断优劣。

 

「技巧进步了,能不好看?」叶修倒是不吝往自个儿脸上贴金,「很好阿张新杰,没有放弃治疗。」

「恩。」张新杰低头看那画面,心中不免质疑自己是抽什麽风?影片里的叶秋彷佛举手投足都有股魅力,让他想永远拍下去。而他看着同样在观看画面的真人,心脏就开始心律不整,也许他该去看医生吃药。

 

叶秋看着画面,伸手拍拍学弟的肩膀,给他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得了,有窍门就不缺练习。你写剧本兼导演,哥作後制兼演员。」他靠近张新杰,挨得有些太近。「好处都给你了,我就意思意思摸个最佳演员。」

荣耀盃哪里来最佳演员—张新杰正想反驳,叶秋便离开他身边,卷走那丝热度,他不禁觉得有些凉。
「那我跟沐橙先走了,晚餐去。」叶秋说。张新杰看着他嘻笑的模样便忘了自己原本想说什麽,他快速收起摄影机塞进包里,「一起。」

苏沐橙那笑容显得更加莫测了,张新杰不懂,便决定忽略。

 

晚餐叶秋依旧选了那间炒饭店,喜孜孜的吃着蕃茄蛋炒饭;苏沐橙则是与张新杰闲聊,顺便给他科普下叶秋那些令人道趣的小故事。

 

当苏沐橙提到为什麽叶秋选择这科系时,当事人就打断了。

 

「没什麽好说的,就我有个朋友,故事写的特别好。」他嚼着饭,口齿有些不清。「拍片也强,後来他死了。」

 

话题转得飞快,张新杰尚未消化这部份讯息,叶秋就已经改成调侃起他的直属韩文清。他不知道叶秋那朋友是谁,但叶秋说那人说得简单,眼睛却漏了太多消息。多到张新杰难以忘记那眼里的神色。

 

返回宿舍後,张新杰提笔开始写剧本;他写剧本有个习惯,电脑Key入绝对是最後步骤。甫一下笔,叶秋那玩弄桃花的模样便浮现脑海。

爱情喜剧。

张新杰反覆咀嚼着这四个字,写字的手从未停歇。他觉得自己还未真正明白爱情,但若是那人来演这剧本,肯定能演出精髓。

 

 

 

 

剧本写得顺利,叶秋拿来过目後便问他作分镜了没有?张新杰老实拿出来,便见叶秋叼着菸低头涂涂改改。这部片不是张新杰擅长的三十分钟,而是五分钟小短片。名字他也没费心去取,就用了手边那本书的标题:似水年华。*


擦去满纸卷的橡皮擦屑,叶秋将改过的分镜交还给他。「写得不错,就看你怎麽把握节奏了,大导演。」


张新杰低头看着叶秋改过的分镜,确实更好了。重点画面里主角的脸勾勒的意外仔细,那盯着镜头看的模样就令他脑海里突的轰的一声,播放着叶秋那时候的问话。『同学,你谈过恋爱没?』张新杰想,如果这主角是叶秋去演,那他愿意多看几次这样的眼睛。

「呵。」叶秋捻熄菸,看着对方专心想像画面的模样,没来由就想揉几把这小学弟的头,於是他这麽做了。「等等剧本打印一份给我,我回去想想怎麽凑演员。」

 

张新杰被揉的不住皱眉,但还是点头。他有点无法想像叶秋这大神会叫来哪些演员,总之他暗地里开始期待。

隔日他们聚头,张新杰倒是被叶秋身後那阵仗弄到以为自己视力问题更加严重。叶秋身後站着的几乎都是在荣耀盃里拿过提名或是得奖的人—王杰希、张佳乐、孙哲平、林敬言、韩文清、吴雪峰、方世镜。

张新杰看着那群光环人士,韩文清只是皱眉,「欠人情。」
「技术指导一次。」王杰希说。

「愿赌服输。」孙哲平说。

「大孙赌输他。」张佳乐咬牙,「没事跟他拼AE特效作啥?根本找死还拉我陪葬!」

「陪葬+1。」林敬言满脸无辜。
「小队长,自然帮。」吴雪峰笑着对张新杰挥手,他就是那位帮叶秋领了三年奖项的温和学长。

「老魏欠他一包菸,找债找来我这了。」方世镜摊手。

 

叶秋瞧着那群人的指控,一脸心痛。「你们弱怪哥?王大眼你别偷笑,如果我不指导你你也不肯来。老魏欠包菸就休学跑了,不找你我找谁阿方世镜。乐乐老林你们被脱下水怪我罗?问大孙去阿。老韓不用提了,欠人情欠十年。」

见眼前那群人满脸复杂叶秋这才住嘴,满意的向张新杰炫耀。「喏看好,这就是人望。」

「放屁!」张佳乐骂道,「明明就是剧本写得好。」

 

叶秋只是挥挥手中剧本,一脸流氓。「愿打愿挨,你站这就得容我调戏,演得如何不是小张说了算,还得过我这关。」他哼哼两声,「考不考虑巴结哥阿张乐乐?」

「你都替我们动画作结了,巴结你干麻?」张佳乐不屑。

「好处大得很—」叶秋故作神秘,却让韩文清说了一句「幼稚。」
林敬言则是推推眼镜,「叶神别嘴欠,咱们好学弟张新杰脸色正纠结呢。」
王杰希跟着点头,「说正事吧。」

叶秋回头,张新杰果真一脸严肃,彷佛眼前发生的所有是场闹剧。他连忙给张新杰下安心丸:「这几人你随意差遣阿不用担心。」

「不是,」张新杰正色。「没有女演员。」

在场汉子们一片沉默,方世镜翻开剧本对了下後松口气,「没事,这女演员不用说话。」
吴雪峰立即了然,「哦!那就是这里身子板最薄的去反串。」

 

所有人的目光—连同张新杰—顿时盯向叶秋,他身子薄,脸虚胖,拿顶长发遮盖下化点妆扮妹子绝对赢他们赢得妥妥。

 

叶秋对於众人的心脏感到悲愤,「女演员我能找阿!比如沐橙!乐乐不行吗他外表小少女阿!」
「少女你妹!」张佳乐比着自己肩宽,「肩宽47,叶秋你说我演妹子能看吗!」

 

「会记住自己肩宽不是真少女吗?」叶秋一脸你看看你,让张佳乐差点炸毛。孙哲平看了便想给叶秋科普下,「叶秋,淘宝买衣服有经验没有?」


「尺寸F阿。」叶秋送去个白眼,「我还是常识人。」

 

众人听了不禁给这尊大神点蜡,F阿,那肯定都是T桖没什麽型男款那类的…张佳乐扶额,他决定不跟这人计较这事,那太可怜了。

 

「恩,我听说苏沐橙被楚云秀那组借走了。」王杰希好心的打断叶秋的希望。

「是真的。我亲眼瞧见苏沐橙反串,比我们帅。」林敬言补刀,「一堆妹子围观要签名,我觉得人生无望。」

韩文清乾脆浇叶秋冷水,「你的女人缘估计也只有苏沐橙。」
「那请前辈反串,妆容我相信苏沐橙可以指导。」张新杰拍板定案,众人一阵欢呼。


连唯一的队友都出卖自己,叶秋顿时觉得好累不会再爱。

TBC.

*似水年华:追忆似水年华,普鲁斯特着。



几乎5200字,没摸摸小手,清淡的突破下限。关於名字,等後续会懂的。
撸主专业确实跟这息息相关,里面也有人做了撸主的专业。

写张叶就会犯完美症候群,撸主会继续努力挤完这200贺。

评论 ( 7 )
热度 ( 72 )
  1. 夏柳@下流 转载了此文字

© 夏柳@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