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手速超慢。

全职高手-叶中心、韩受、林受、卢刘卢、喻魏、喻黄、江周江、翔肖翔;
剑灵Blade&soul-龙灵;

这里是南极大陆很冷的!! 欢迎一样寒冷的cp住民跟我交朋友;_;

【 全职高手 】 喜剧 - 中下(张叶)

*200贺

*終於大進展了(大哭)

*本文TAG:小虐/道具/摄像


(中下)


春假很快到来,张新杰替他们订了Q市的旅馆套房,当一夥人闹哄哄的抵达旅馆,却见旅馆人员一脸歉意。

「非常抱歉,日前来组几十人的团队,不得已将十人房分给他们,请问让你们住二/三/四的房行吗?相较十人房而言服务升级,不加费用。」

 

九人围成一圈论了下,最後答应下来。但房间分组却让叶秋以讨论後制方便为由硬将两人间占走;剩下七人面面相觑,然後他们决定以猜拳决定这几天的室友。

 

刷了房卡入房,叶秋将行李扔在一旁便对着外面的露天浴池惊呼,张新杰则是拿着房卡看着上头的字满脸僵硬:情侣温泉套间-314。

 

迅速将化妆品掏出陈列,叶秋对尚在纠结房间名的张新杰催促道,「发愣呢?快来替我上妆。等等赶不上奥帆中心的日落,你不难过?」

 

张新杰将焦点抽离那张房卡,他见着叶秋期待他的模样,顿时觉得这样也不坏。

 

抵达奥帆中心时,众人对於张新杰的举动完全是吓傻眼。
午後三时的阳光毒辣,韩文清他们眼睁睁看着那小学弟给叶秋掏出把折叠伞,俐落打开;叶秋笑着接过,便跟张新杰两人一同撑着阳伞走。

 

说这俩人没戏看根本就欺骗自己了!张佳乐大步跨前将叶秋拐走,将张新杰留在伞下;而王杰希与林敬言则是趁机挤进阳伞内。

张佳乐把叶秋拐到一旁,离张新杰有点距离後他低声问道:「你跟他怎麽回事阿?」

这提问让叶秋挑眉,「什麽怎麽回事?」

张佳乐看了看一脸嘲讽的叶秋还有张新杰的背影,终是忍不住说话。「装傻呢?我跟老韩他们都觉得你俩不大对劲!」

「喔?」海风吹的叶秋长发微飘,他对张佳乐笑了下,「你说,哪里不对?」

 

张佳乐正想回应,就看见张新杰转头朝他们俩人望来,而叶秋也理所当然的看回去。

两股视线交会,海风徐徐吹散其中的暧昧不明。

「喂叶秋你—」张佳乐立在一旁,当下却连一句是不是栽下去了这样的玩笑话都说不出。「你认真的吧?」

 

张新杰早已将视线转回去,而叶秋只是慵懒的拢下假发,「拍片能不认真嘛。」说完後他朝张佳乐绽开个笑颜,便向张新杰那走去,嘴里还特秀气地嚷着「让让,妆被晒花了拍不了片小心张新杰厌恶你们。」
众人不禁一阵倒错感袭身,恶心不断。

 

没得到正确答案的张佳乐有些郁闷的走在後头,搞哪样呢?孙哲平跟韩文清默默走到他一旁拍肩,给他怜悯的眼神。
吴雪峰跟方世镜则是自己也打起伞,逕自拿张叶二人開起賭局来。

外景顺利拍摄完毕,待叶秋卸下装扮後一行人索性玩个够才返回旅馆。叶秋整个人往床上一摊便作势要睡,却让张新杰摇起,「去洗澡。」

 

「让我睡一会,等等就能开始搞後制啦…」拉过被子一角权当枕头,叶秋嘟哝着,睡意浓厚。

 

「不行。」张新杰眉头皱成川字,他硬是将叶秋捞起塞进浴室拧开水龙头,「洗完有精神。」

 

睡意正浓被挖起,叶秋只得眼睛半眯靠在门边瞧着他,无奈的抱怨,「你真像个老妈子。」

张新杰只是扔给他一套换洗衣物作为回应。

 

浴室里水声哗啦,张新杰折着刚被叶秋弄乱的被子,脑袋里高速回放着叶秋那慵懒的模样,脸不禁热了几分。


下午张佳乐把叶秋拐去一旁偷偷摸摸谈话的内容他其实是留心听的,林敬言跟王杰希的干扰丝毫不起作用,於是当他听见张佳乐那问话时他对叶秋即将出口的回答是困惑的、隐隐挟着一丝期待。
结果就是他克制不住自己转头,就见叶秋停下说话向自己回望,眼里映着帆船,影子不住晃荡。

 

叶秋嘴边淡淡的笑意在那瞬间就映在自己脑里,抹消不去;如今回想起来还是鲜明。

张新杰没谈过恋爱,但他也不傻,他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何时起就喜欢叶秋,而且还是毫无防备的就让那人影子印在自己心头上。

 

将被子折出漂亮方整的折线,张新杰便听见浴室门开启的声音。他下意识往回望,看见某人头发带着水气,浑身上下只着一条围在下部的浴巾,对自己咧开称得上恶作剧的微笑。

「我说,这是温泉套房。」叶秋突地挨近,身上的热气抹晕张新杰的眼镜,「你没考虑泡泡?」

一阵天旋地转,张新杰被推入户外的温泉池内,紮紮实实喝了一大口温泉水。「叶秋!」他怒吼着从温泉里挣扎起身,浑身湿透,眼镜八成在那阵混乱中沉进池底,模糊一片的视力让他勉强辨认出叶秋正蹲在池子边上看自己。

 

「你终於有点你年纪该有的脾气了。」他听见叶秋嗓音明显有着笑意,一股子怒气突然就没了底。「一直闷着,对心脏不好。」

 

张新杰皱眉褪去已然湿透的衣服,叶秋话里太多试探,令他罕有的感到些许烦躁,张新杰打定这肯定是自己喝了一肚子温泉水的缘故,他决定等等去刷牙。「什麽意思?」

 

看着对方眯眼瞧着自己,叶秋突然就想捉弄捉弄他。「你觉得呢?」

 

张新杰开嘴,却是半天没让话冒出头,最後只得皱眉。而後他聽見葉秋下水,给自己抚平眉头。「不闹你,你太憋了。」

 

他眯着眼,决计离开池子去洗漱,就感觉到眼镜湿淋淋的被挂回自己脸上。给自己挂回眼镜的那人严肃地说:「戴好,怕你摔死。」


那语气令人不自觉想揍下去,但张新杰只是扶正自己的眼镜,他爬上池子,捞起湿作一团的上衣。「等会再来。」

叶秋看着那上岸的腰线,内心赞叹几句这小学弟身材好後倒是松松往後一躺,满脸惬意。

 

而当张新杰再度回来时,他看到的是叶秋趴在池边睡着,虚胖的脸被蒸气蒸的通红的模样;於是他只得将人扛回床上,而途中那块围着的布掉落这档事,他决定埋在心中一辈子。

当然他也不会知道,叶秋起床後看见缩在单人沙发上睡觉的自己曾咧出无奈的笑,并替他将窗边的窗帘拉上,阻绝阳光。

 

 

 

外景戏顺利杀青,於是他们返回学校後便是风风火火的进行後制工作。叶秋自从开始後制工作後俨然就是个足不出户的节奏,张新杰心里挂念着进度之余还不忘给人带上餐点,同时帮忙制作字幕。

 

而每每他在叶秋对面看着对方大啖餐点之余,也不禁庆幸自己得以如此不断造访这间杂乱的小套房。
但杂乱看久了便是碍眼,张新杰就趁着叶修忙着吃饭时将那环境整理一遭,神奇的是房间总会在张新杰下次造访时再度恢复成混乱的模样。

 

「究竟怎麽弄乱的?」数不清是半个月以来的第几次,他将那堆换下的衣服扔进洗衣机内,张新杰终於忍不住开口问道。

 

叶秋耸肩,嘴里塞满饭食还硬要给张新杰露出无辜的样子,看来甚是滑稽。「先别提这咕…」

「吃饭别讲话。」


瞧见张新杰打开自己那盒饭开始慢条斯理的吃起,叶秋也就乾脆闭嘴安静吃饭。直到两人都吃完了,他望着张新杰收拾桌面,才说出自己刚刚被打断的话。

「後制结束了。」

 

收拾桌面的手停下,张新杰有些发愣。叶秋转身往後背後小柜摸索出一本笔记,递了过去。「估计你可能想学後制这块,我把那些操作教学写在里面,不懂就问;这本可是宝贝。」

 

将桌面收拾好,张新杰接过叶秋亲手抄的教学笔记後翻开,与那人邋遢慵懒个性相符的、有些扭曲的字便跃入眼帘。他知道这东西之贵重,随便扫一眼便懂太多玩意是课堂上没有教的东西。「谢谢。」

 

叶秋打个哈欠,而後露出慵懒的笑,他将笔记本端来,敲了几下键盘後便将萤幕转向张新杰。「看成品啦大导演。」

 

黑色的画面流泻出柔和的背景乐,张新杰忍不住惊讶,他还记得这些素材原本是多麽粗糙。

啪擦一声,叶秋的侧脸让打火机照亮,一抹烟味飘来,张新杰没有抗议,也只顾得继续往下看去。

-若最初没有与你相遇,便没有往後的喜剧。

 

正当张新杰想吐嘈煽情,接下来涌出的画面便让他立刻忘记这事。他不得不承认,叶秋的技术根本狠甩同年级的学长好几条街,他看着自己拍摄的片段以如行板般舒缓的节奏开始运行,成就与喜悦感根本无法止住的涌上。

叶秋望着张新杰那张难得情绪外露的脸,也勾起满足的笑,跟着看起。
影片来到终盘,张新杰看着那女演员唯一的、没有声音的台词,终是无法抑制的跟着说出。

「相遇真好。」

「相遇真好。」

 

他听见叶秋同样说出,遂转头与他对视。结果这才发现叶秋不知道什麽时候已经搭起自己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

 

「……」自制如张新杰,也无法克制地脸红,脑袋里罕见的刷着频,他只想搞懂叶秋在干麻,或者该说,叶秋知道自己在做什麽吗?


「先看完cast表。」叶秋只是盯着萤幕,脸庞让蓝光照映,却也掩不住那一抹红。
张新杰听话的看起cast表,很快便发觉不对劲,女演员那里後面的名字,写着YeXiu。

 

叶修?张新杰顿时觉得这名字显然更适合眼前这人,但又觉得事情不单纯;他看叶秋向来就像雾里看云,自以为清楚了,更靠近时才发觉自己根本什麽都不知道。

 

「聪明。」看见张新杰皱眉,叶秋笑着夸赞,「告诉你个小秘密。」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凑近张新杰耳边,听着就痒。

「那才是我本名。」

 

叶秋—叶修扭头看着张新杰,看见对方双眼灼灼,他捏了下他搭着的那只手,感受对方全身僵硬。「你是要先告白呢?还是先听个小故事?」

问句来的突然,张新杰愣着来不及反应,而後他感觉到叶修同样微微颤抖,那只搭着自己的手掌同样因为紧张而有些湿;此时此刻张新杰庆幸人类听力退化,否则自己那如擂鼓的心跳大抵会是震如天响。

「我—」他乾涩的开口,便看见叶修那细长的手指点住自己唇辫。
他们对视,此时无声胜有声。

直到俩人的脸像受吸引般越靠越近,张新杰终於看见叶修的睫毛也是微微颤抖。「…我喜欢你。」

唇几乎贴着唇,讲话的气息若有似无的搔刮两人。叶修看着对方失去焦距而不住皱眉的模样笑了,「告诉你个好消息。」

「古有明训:上得了厅堂,入得了厨房,睡得了卧房…没事献殷勤,看不出来都是傻子。」
「你对我太过,我只好买帐了。」

 

心脏的跳动声於那瞬间炸开,两人终於贴在一块,唇齿相依。



TBC.
我居然能写出这麽慢的节奏,不过终於....!(已哭)
温水煮青蛙,你煮他他煮你,相炖一锅掀盖才知道彼此都是锅里的夥伴。

总之写到这喜大普奔,争取好好写完!

评论 ( 6 )
热度 ( 51 )
  1. 夏柳@下流 转载了此文字

© 夏柳@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