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手速超慢。

全职高手-叶中心、韩受、林受、卢刘卢、喻魏、喻黄、江周江、翔肖翔;
剑灵Blade&soul-龙灵;

这里是南极大陆很冷的!! 欢迎一样寒冷的cp住民跟我交朋友;_;

【 全职高手 】 喜剧 - 下(张叶)

*200贺

*喜大普奔。

*本文TAG:小虐/道具/摄像


 (下)

 

两人吻得极淡,分开时双方都带着几分羞赧。似乎有些不太习惯这局面,叶修对他笑了下便转过去,俩人背靠背。「让你听个故事。」

 

尚处在告白成功的僵直状态下,张新杰感受着背後那人贴上的体温带着些许紧张,叶修深吸口气,开始说起故事。

 

「叶秋是我弟弟的名字。」

「哥在十五岁就想走这条路,所以填志愿被拦下时就离家了。」

「结果就遇到沐橙和她哥,我和她哥不打不相识,三个小毛头连成一气,志气比天高,现实倒挺残酷,各种打工都接;捉急时三人分碗方便面是正常的,沐橙是女孩不能怠慢,我跟她哥就分喝半碗,再怎样都不能让沐橙太苦;她哥同样是想搞这条路的人,才华只比我低那一点,呵。」

「学历不高,就算想经由正式管道申请一般大学科系都有问题,何况我这还有身份问题。」

叶修叹了口气,「但咱们恰好碰上这科系的第一届特招,算是有福了。两个青涩瘦猴子拼死存钱买了最低档的器材,一路互吵互掐架的拍了部片,打算碰个运气。」

 

发觉身後人起身,张新杰看着叶修摸回笔记本旁,点开个影片档。影片与叶修这几年的片子特效手法出入挺大,显得粗糙了些;这片子没什麽剧情,却看的出来是由生活小段子剪出,影片里满满的苏沐橙,偶尔还有比现在年轻许多的叶修入镜;掌镜者一直没有入镜,但整个影片就泛着一股温馨。

 

片名叫做《家》。张新杰盯着最後面才出现的大标题,还有cast表里那导演後方挂着的名字:苏沐秋。

 

「觉得怎样?」影片终於播毕,叶修见张新杰似乎沉浸於思考,也没急着要答案,迳自说下去。「这人就是沐橙她哥,說好一起拿著這影片來应试,结果他在新生报到那天就这麽去了。」他再度点起菸抽了口,「…也就那时我才懂原来我喜欢男人。」

张新杰盯着叶修那张平静的脸孔,顿觉这股讯息量庞大的沉默也令自己说不上话。很显然的,苏沐秋在叶修心中份量挺重,他只得努努嘴,将叶修的手握在手心内。

 

贪心不足蛇吞象,张新杰不住腹诽自己。他从没设想叶修的过去,更没想过自己竟是个就算知道事实还是会因此患得患失的人。

 

任凭张新杰握着自己的手,叶修抽完那根菸後将烟头按熄。也许是发觉张新杰内心活动之旺,他向对方靠近几分,嘴角嘲讽的勾起。「听我如此交底,吃醋了?」

蓝光衬得叶修一张脸死白,而叶修却是近乎调戏的瞧着自己。张新杰盯着他看,理智不住告诫应该进行讨论影片的结果,然而他最後却是主动吻上那张宛若幽灵的面孔。

 

这次不再是蜻蜓点水,而是货真价实的唇舌纠缠。张新杰搂着叶修,脑袋不住的想:得抓紧他。

 

 

俩人在一起这件事并没刻意去说,但与他们熟悉的人看了都晓得这两人有猫腻,首先得知这件事并因此赢了赌的张佳乐先痛心疾首的痛斥叶修乱摘国家幼苗,而後又说你们俩若吵架分了别跟我哭。

 

「哪能吵?」葉修笑著說,「都快毕业了,舍不得吵。」
当然张新杰也没得让他有吵的空间,邻近期末的他此刻被作业追的有些蔫。叶修也没闲到哪里去,距离荣耀赛作品交件还有半月,他便是抓着那片子嗑嗑磨磨,就想弄到完美。.

 

葉修含著飯不住分神,他们俩人最近的交集竟是在图书馆听张新杰对特效作业发表评论,而日期距离今日已整整一礼拜,叶修放下正在进食的汤匙,发觉自己突然想念那一丝不笱的眼镜仔。

 

「张佳乐。」

「干麻?」

「你说咱们去突击低年级课程怎麽样?」

 

张佳乐含在嘴里的饭突然噎住,不上不下甚是痛苦。他咳了许久後满是泪花的望着面前那一脸嫌弃看自己的元凶,倏地向对方立起一根中指。

「秀分快!」

 

到底有没有突击了低年级课程这件事情不得而知,学生们只知道荣耀盃风风火火的迎来了决战夜。

决战夜顾名思义,承办的系所会在这夜搭起数个小型影院,将所有作品不断轮放,想赚进所谓的观众票,肯定是所有参赛组都会想尽办法疯狂宣传拉票的一个晚上。

 

但是喜剧并没有大肆宣传,张新杰仅是带着女装後的叶修校园里绕一圈,惹几个眼儿後便待在剧院外闲聊。

 

「叶秋,我没想到你会把cast改成那样。」介意到附近还有正在宣传动画片的韩文清他们,张新杰名称叫的小心,声音压的极低。

知道他指的是什麽事,叶修眨眨眼,「就只让你知道还不满意?」
—cast表上,女演员後的名字改成叶秋。

 

这变相的甜腻令张新杰不自在的咳几声,「不,满意极了。」

「呵。」叶修笑了下,便去应付刚看完微电影後见到演员真人而激动的粉丝。

 

那一笑差点搞的张新杰自燃起火,他正年轻,恰是最无法压抑欲望的时候;只得懊恼望星。

 

隔日的颁奖大典,韩文清他们的动画拔得最佳动画,而张新杰与叶修的影片摘了最佳短片;张新杰因为担任两部高热度剧本的缘故,毫无悬念地拿下最佳新人。当他第三度站在颁奖台上时,扫了眼底下,便发现他所挂念的,就在观众位后的树下阴影下看着,手指挟着烟,眼神清亮。

 

典礼完後韩文清他们难得感性一回,先是肉麻的全员互抱,而後还将张新杰捉去吃烧肉。待张新杰终於脱身返回宿处时,便见叶修靠在楼下的灯柱旁抽烟,一派潇洒欠揍。

 

「哟,最佳新人。」

 

张新杰见了,便一把向前将人搂在怀里,切切实实。当他将象徵荣耀的戒指套上那纤长手指时叶修满脸复杂念他肉麻,张新杰脸色倒是严肃认真。

哪怕不是在台上,现在这人稳当的在自己身旁就挺好,他想。

 

 

 

 

叶修终归毕业,去了嘉世所在的H市,两人无法避免的谈起长距离恋爱。
起先一开始张新杰还不太能忍受叶修离自己太远,但随着叶秋藉由【斗神】这片崛起,一跃成为各大影业争捧对象而日渐忙碌;张新杰升上第四年级邻近毕业,两人生活进入稳定步调,除去交流不多的电话次数,张新杰便觉得自己也就习惯了。

他们两人便这麽云淡风轻的走进第三年头。

 

然而相处久了,始终有件事情令张新杰放不下,那便是最近叶修显然藏着什麽,每当见面时他总问叶修过得如何?自己的恋人便云淡风轻呵呵一笑撇了句:「这不是好端端站在你面前吗?」

 

但每次见面欲发憔悴的脸孔却丝毫无法掩饰。

 

「你毕业後去哪?」叶修笑着问,眼下青黑明显的令张新杰皱眉。

「霸图。」

「哦老韩那,挺好的。」他放下手中饮料,抬眼看了时间便起身。「哥下午挺忙,先走。」

张新杰看着他,伸手一捉便发现那手腕细得吓人;叶修难得脸上泛出不好意思,却是匆匆在他脸颊上啄吻一口便走了

 

背影纤瘦地让张新杰忍不住眯起眼,心渐苦涩。

 

张新杰去霸图後没多久,嘉世便爆出【斗神名导叶秋急流勇退,新锐导演孙翔锐气领军】的消息。

与此同时,他们俩连为数不多的电话交流都断了;甚至QQ也无声无息,张新杰试过艾特,叶修的头像始终没有亮起,完全没有音讯。

而没多久後,远在K市百花的张佳乐与N市雷霆的林敬言甚至是去了国外的吴雪峰都来慰问,显然这事件搞得他们一头雾水。但张新杰显然也没比他们得到更多资讯,他只能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唯独毕业後去了嘉世的同窗苏沐橙急急来了个消息,说她该注意的,电话里她哭得急又惨,直说叶秋是被弄走的,她刚到嘉世没地位,压根保不住;而现在叶修去向她也不知道,不断的向张新杰道歉。

 

就算道歉也不该是你,忍住没出口的话挂掉电话,张新杰摊在椅子上,脑袋胀成一团;他疲惫脱下眼镜揉额,脑里不住闪出叶修那瘦削的背影。

 

嘉世有些小动作他跟韩文清都是耳闻过的,但他们都觉得以那人性子无论如何是挺的过的,也就没去在意—顶多张新杰变着法子用各种名义送上心意,再被恋人狠狠嘲讽去霸图都当奶:送的一手好补品,保他身心健康。

 

他看着那片灰暗的叶子头像,胃里阵阵泛酸。韩文清走到他旁边,给了张空白假条:「想请多久都行,老板那我去说。」

 

张新杰看着那假条,几乎冲动地想提笔填上,但他最後仅是咬住下唇。「不用。」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握紧的拳头与被萤幕光衬得发白的脸,脸色不禁黑了几分,令人看了都想双手发颤奉上钱包。之前偶尔听过张新杰抱怨叶修不顾自己像个鬼,但现在像鬼的是谁呢?

 

但韩文清什麽都没讲,他只是安静的退出将空间还给张新杰。

 

 

 

 

时光荏苒,晃眼又是三年过去。张新杰从一新进员工晋升为霸图御用编剧,偶尔兼任几次副导演;他与韩文清合作的武侠动画【大漠孤烟】广受欢迎,而现在他也开始外接起偶像剧之类的剧本,但唯独就是不写喜剧,一堆收看的少女大妈们各个被虐的惨号却又嗷嗷叫着高冷严谨抖S的张编剧好帅。

 

曾有媒体问过为什麽不写轻松浪漫的爱情喜剧,张新杰仅是推了下眼镜,不怎麽微笑过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引走多数镁光灯的焦点。

「我不想写。」

 

这个回答再度迷死一票少女大妈,但懂得人就懂这个中缘由是怎麽回事。张佳乐与林敬言隔了三年多後再度回到霸图,与韩文清及张新杰重聚,几个在影剧圈里打滚久了的同伴一见面,便又是煽情的给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们再度聚场喝酒,庆祝终是归在一起的缘份;四个汉子聊天聊地,聊个人家庭感情;韩文清订了婚,对象是个柔软无依的温婉女子;张佳乐则是成了宠侄子的人,时不时就拿小侄子的照片出来献宝;林敬言倒是乾脆,直言自己跟对象处得挺好,除了对方有些小恶魔。张佳乐见他喜孜孜的瞧着钱包,便抢过来打开看看究竟是哪位佳丽,结果手一抖把钱包摔进韩文清面前的盘子,韩文清与张新杰打开看,便用一种误入歧途的脸色关爱林敬言。

 

林敬言被看也不痛不痒,只是嘿嘿两声把钱包拿起来擦乾净,塞进自己口袋。「羡慕吗?」

「烧!」张佳乐咬牙切齿,韩文清则是摇头,张新杰淡漠的说了一句:「亏你保密到现在。」

 

照片上是新晋歌手兼影星方锐,以天使般的撒娇功力与恶魔般的猥琐个性受到粉丝的爱戴。像胜利者般的环伺三人一圈,林敬言才喜孜孜的拍拍自己口袋,想问张新杰时才想起什麽而顿住。

 

「你…怎麽样?」场面顿时僵硬起来。

 

张新杰啜饮啤酒,无视这尴尬气氛,随手给自己捡了几只醉虾扔进碗里。「挺好的。」他说完就开始剥虾,张佳乐知道他不会再对这问题发表任何想法,便将话题引去其他地方。他们尽兴聊着,直到夜深韩文清才起身让众人散场。

 

张新杰带着酒气返回自己在霸图的宿舍,挑开床头灯,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本有些破旧的记事本,他望着里面歪斜的字体低头深思。

 

张新杰知道自己不是不写喜剧,而是写不了。

叶修的消失带走他一部分,体内最柔软的部份似乎都留在三年前没能跟着时间前行。

 

每当闭上眼睛,脑里就浮现当时叶修玩弄桃花枝的微笑。他倏地睁开眼,心脏依旧不受控制的大力鼓噪;张新杰只得拿过行事历检阅明日行程,藉此令自己转移注意力。

 

如此行为日复一日,终是过了三年。

 

 

 

 

 

翌日,张新杰站在即将开拍的新剧片场里,瞧着众人来来去去。这次的剧本是由一个叫做兴欣的新兴影片公司邀请他写剧本,同时那位老板娘还战战兢兢犹如供神般的告诉他:导演想让他作副导,帮忙指导。

 

张新杰与这叫做安文逸的导演前前後後开了数十次会议,终於感受到自己原来也有吸引迷弟的可能性;但既然自己接下副导,他就会尽量让剧情演绎达到最好。

 

他看着有些简陋的化妆间,没来由的便想踏进去看看。推门进入,便看見方锐皱着一张上完妆的脸走出来还对里头大吼:「你再嘲讽下去我要罢演!妥妥的!」

 

「然後就要找老林哭诉了是吧?」一道懒洋洋的嗓音从更衣间後响起,「有点演员的素质行不行?」

 

「素质你—」方锐还想回嘴,就发现自己的口水喷在眼前这陌生人的眼镜上,顿时闭嘴。

张新杰迳自从口袋里拿出手帕将眼镜擦乾净;朝方锐伸出手,「敝姓张,是这次的副导演,这次合作望多指教。」

 

方锐一听就晓得对方是来自霸图,便立刻握住张新杰的手大力摇晃。「张副你好!跟你说,里面那人是妖孽!你可得治治他!」

 

见方锐激动的可能让妆花掉且让化妆师哭上一轮,张新杰只得严肃地将眼前这濒临失控的演员按住,「别激动,妆会花。」

 

卧槽!方锐突然觉得自己心脏不大好,他觉得自己该去问问林敬言来自霸图的这位张副导是什麽性向,怎就突然酷霸炫地令自己的心之小鹿撞了一下。他勉强按捺住刚被挑起的愤忾,连忙对张新杰微笑。

 

「那麽这就将场子让给你了张副。」

 

张新杰看着方锐爆手速从紧身的裤子里掏出手机走出房间,决定等等一定要让演员们把所有不该放在身上的玩意通通上缴。

 

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直到一个抱着满怀剧组衣物被遮住脸的人影出现。

「我说你怎就不说话了?难道哥说得句句实话让你伤心难过了?」

 

张新杰皱眉,这道嗓音有些太过熟悉,但他仅是走上前去帮忙分担一半衣物。

那人继续唠唠叨叨,「废物点心你这是转性了?不吭声还会帮忙拿杂物,你吃错药?」

 

然而当那人看见一半衣物後的张新杰时,那张脸立刻凝结成微妙的神色。

 

张新杰的脸则是因为太过讶异而没有任何一分表情。

 

他们彼此沉默对看,尴尬散开逐渐填满这简陋的房间,最後那人才露出那日玩弄桃花枝的笑容。

「嗨,小张。」

 

 

张新杰仅是动作充满机械性地将那团衣物放在该有的位置後离开化妆间,将久别重逢的叶修扔在里头,当他将门关上时叶修那慵懒却又明显不太一样的眼神他也一并略过不看。

 

此时此刻的张新杰除了心烦意乱,压根搞不清楚自己是什麽心情,他甚至觉得自己看见的不过是个魅影;他压抑着混乱一路走向天台,日正当中的阳光晒的这片空间一片火热,他却觉得他似乎因此清醒几分。

 

张新杰让自己在有如火炉的天台蒸了几分钟才回到片场,结果一踏进门口叶修就拿条已冰镇过的毛巾给他,眼神充满关怀。

 

张新杰只得当没看见,迳自略过叶修,直到安文逸满脸不可置信地给他送了湿巾,他才接过将自己的汗水擦乾净。

 

如此尴尬持续几天,张新杰都觉得自己没踩着实地,有些虚浮。叶修也没多加骚扰,仅是恰到好处的停在一个线外,踩在张新杰的痒处上。

 

於是最後张新杰受不住,直接杀向张佳乐的宿舍请教这情况该怎麽解。张佳乐看着杀到他门房口的张新杰一脸古怪,叶修阔别三年後低调回到影剧圈这件事他还是通过林敬言得知的,但再看看敲门的这人一脸闷相,心下了然同时也想替这後辈点腊。

 

张佳乐从桌上推给张新杰一瓶可乐,自己也拿起一瓶,晃了起来。「你对他感觉怎麽样?」

清脆的开罐声响起,张新杰低头看里头闷装的二氧化碳争先恐後向外冒。「看见他就焦躁烦闷。」他灌了几口後看张佳乐不停摇晃可乐,眉头一皱就想将让他停下这动作。「别摇了。」

 

张佳乐却像是没听见似的,不断摇晃,甚至有更加大力的趋势。「新杰,我就直说吧。」张佳乐很少喊他名字,但张新杰知道这前辈看起来毛躁但其实骨子里铁铮铮,丝毫不输韩文清。

 

「很久以前叶修曾经说过你俩吵不起来;但我总觉得你们俩不会那麽随和。」张佳乐停下摇晃可乐的行为,若有所思的盯着那瓶饮料。「瞧瞧你,这三年越来越紧绷,不生气吗?」

 

「对这事,我们其实都有点生气—不论是嘉世对他或是他对你。」他将瓶口对向张新杰,在张新杰发觉不对劲前就将瓶口扭开。「你现在就像这瓶可乐一样,压抑过头。」

 

可乐随着张佳乐扭开瓶口的动作喷向张新杰,将他整个人喷湿大半;张新杰顿时想骂脏话却看见张佳乐一脸严肃,对於手上的可乐滴湿自己显然毫不在意。「你该好好表达自己心声。」

 

張新杰最後只是摘下眼鏡默默將上頭可樂擦乾,揍了张佳乐一拳。「确实我该好好表达。」

 

张佳乐被他迎面直击揍翻在地板上,可乐连带被浇翻在他头上,张佳乐看起来十分狼狈,但他却丝毫不气地指着张新杰哈哈大笑起来。

 

「做的好。」

 

张新杰看着对方笑得畅快,终也忍不住笑了。於是他们俩放声大笑,张新杰顿时觉得自己心中那股郁闷少了七八分,内心一片飒爽。

 

 

 

 

翌日,张新杰协助指导安文逸拍几场戏,他一边与这年轻的导演交换剧本心得,一边关注着在边上休憩看似懒散的叶修。

待两人讨论完剧本拍摄,张新杰顿了顿後才开口:「安导演,叶修借一下。」

 

「请便。」安文逸见自己男神这麽要求,也没多加为难,但内心的好奇却明明白白写在脸上。张新杰看他那模样,只得清口:「理论上,他是我男友。」

 

随後他不管安文逸震惊的眼神便走向叶修那里,後者瞧着他依旧一脸懒散甚至有些无精打采。「叶修,我们谈谈。」

 

听到这句话,叶修眼里顿时亮了起来,其亮度让张新杰差点以为自己看见当初那令自己神迷的风采;但事实上叶修却只是拍拍有些破旧的牛仔裤叼起一根烟,依旧没什麽精神。「走呗。」

 

他们走出摄影棚,张新杰发现有间房间没人使用,便将人带入且顺手挂上【清扫中】的牌子。

 

叶修环视房内盖着一片白布蒙着灰尘的道具,走过去试了试确认安全无虞後便坐在上头;他看着张新杰小心翼翼的寻找一块乾净的地方坐下,不住发笑。

 

「笑什麽?」张新杰有些困窘的推眼镜,他看见叶修笑得那般开心,原本平稳的内心又被扔上空中七上八下。

 

「笑你一点都没变。」将脸撑在膝盖上,叶修看着他。「那麽要谈什麽?」

 

张新杰看过去,叶修的脸色依旧漫不经心;但眼里神色却慢慢有了温度。

「你。」他说,过了三年,他看着眼前的人却恍若隔世。「你的一切。」

 

他们互相对看,明白彼此之间仍有一道鸿沟,却没有谁急着将那道沟缩短。叶修看着,而後露出张新杰熟悉的微笑。

「好阿。」

 

他张口,缓缓叙说那三年。

在嘉世的勾心斗角被叶修轻描淡写地带过,相比之下之前爆发的相关新闻上写的都还辛辣许多。

一夕之间什麽都没有的叶修辗转加入兴欣,为了自己梦想顺手帮助老板娘打造一个相关行业,吸收了一群小年轻;从代工动画到微电影的後制特效拍摄剪辑,能接几部是几部;「兴欣说穿了就是没资金什麽都做。」

 

叶修笑着说,「一切不过从头再来。」

他说的云淡风轻,但其中掩盖的真相令张新杰听了不免心里发酸。

 

叶修跳下白布披盖的道具,顺手拍拍自己有些染尘的屁股。「小张,这麽叫你怪不习惯的。」他走到张新杰面前,表情坦然。「你就不骂骂我没心没肺晾你三年?」

 

张新杰看着他,没说话;叶修还歪着头给自己数罪状。「无声无息,放生三年,现在见面了肯定只想揍我,照正常的情况来看你想说分手我也…」

结果叶修没说完的话语被张新杰的手掩住,他一双眼睛惊讶的望着对方。

张新杰几乎没有表情,但说出口的字字句句却宛若刨血。

 

「叶修,我确实生气,我想过当你出现时揍你几拳。」

「但你出现後,我反而不想揍你。」
「张佳乐笑我是压抑过头的可乐,需要爆发。」

 

「我—遇上你就无法理智。」

张新杰话说到这憋着一张脸,最後他起身踏出一步,将叶修与三年的缝隙填个严实。

手中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最後他选择将叶修牢实的抱在怀里,微微颤抖。

 

「…你回来了。」

张新杰拥抱的力量过於强烈,传闻中霸图的文艺性子这下子毫无掩藏完全展露,叶修愣了许久後才体会到那力道带来的痛,但他甘之如饴。

 

他呼口气,用同样的力道回敬这个男人。「我回来了。」

 

 

 

指针停在10点的位置,张新杰捏着鼻梁皱眉,最後选择在正在替霸图撰写的剧本上点上句号。

 

「你写到哪了?」叶修手里握着两杯牛奶走到张新杰旁坐下,见到他正好将笔收起。

张新杰来回审了几次,最後才将手写的剧本推给叶修瞧。叶修边喝牛奶边看了几回,结果一脸惊悚,「哥看起来真坏心。」

 

張新杰接過葉修手上的牛奶一口饮尽,顺势舔去叶修嘴边的牛奶渍。

「是事实。」

监於当初杀青後张新杰带他进霸图宿舍结果被韩文清张佳乐林敬言遇到,还惨遭三人施以铁拳作为教训後,叶修真的认真反省过;自己对张新杰确实坏了。但当晚张新杰就让他知道,什麽叫做心脏。

 

於是对於这指责,被舔的人只是懒洋洋瞧了张新杰一眼,最後耸肩。「坏就坏呗。」他咬了张新杰一下,然後收走他手上的杯子,「洗洗睡拉大剧作家。」

 

但张新杰并没有在刷牙後立刻睡去,反而跟在叶修身边一同将杯子洗净,最後将人搂进怀里。「我们还有一小时。」

 

「明天要给小乔做後制。」

「你日程表上面写着进度已经完成了。」
「……」

「叶修。」

「张新杰,你这麽跩你粉丝造吗!」

「我写喜剧他们都顾着兴奋,没时间管这。」

 

被噎的说不出话,叶修最後放弃似的将手环上小自己整整三岁的恋人,「好吧,谁叫我栽死你。」

 

於是他与张新杰在厨房拥吻。

 

 

 

漫漫人生,能遇上他,就是这生最大的喜事。

 

 

 

 

《喜剧》Fin.




写完了反而说不出话,只想感谢各位愿意将这篇看完,十分感谢!


评论 ( 3 )
热度 ( 37 )
  1. 夏柳@下流 转载了此文字

© 夏柳@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