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手速超慢。

全职高手-叶中心、韩受、林受、卢刘卢、喻魏、喻黄、江周江、翔肖翔;
剑灵Blade&soul-龙灵;

这里是南极大陆很冷的!! 欢迎一样寒冷的cp住民跟我交朋友;_;

【 全职高手 】无法标记的意外事故 12(主王叶/all叶)

*ABO,葉修O!
*王叶前提的all叶。
*本回王叶,妥妥的王叶。
*歡迎捉蟲。


12.

我願意三個字剛說完,葉修便感覺到自己蓋著王杰希眼睛的那只手一股濕意。
他錯愕了下,便將那人的頭壓在自己肩窩上不住調侃:「喲怎麽哭了呢?這真新奇,哥得抓緊機會向電競之家爆料—」
話沒說完,王杰希摟住他就親個結實,將葉修沒說完的話堵在喉嚨裡。一吻結束,王杰希盯著他的omega看,若非葉修手中那股濕意仍在,眼前這男人看起來就像沒哭似的。

「葉修。」
「嗯?」
「葉修。」
「在呢。」
「葉修。」
「…大眼你別放棄治療行嗎?」
「你就是我的良藥。」

王杰希說完後便抱緊葉修,力道之大讓葉修覺得自己都有些疼。他拍拍王杰希的背,目光掃到遠遠僵住的一群人,連忙將手中的淚跡擦在王杰希背上湮滅證據。「好了大眼,我們要關心聯盟成員的身心健康…」

在王杰希背後的,是被兩尊大神公開摟抱的畫面所震驚的興欣隊員與微草隊員。葉修在心裡給自己湮滅證據的行為點了三十二個讚,不然微草隊長那鐵打不動的威嚴形象八成就毀在這了。

姑且不顧已經傻了的微草隊員,興欣那裡則是喧嘩了一陣後派出與葉修最為親近的蘇沐橙走過來。
「葉修。」
「沐橙阿,給你介紹你兄嫂。」葉修推了下王杰希,一臉不正經。
蘇沐橙看著葉修滿面春風,再看著始終不肯將臉對向自己的王杰希,回想剛剛的情景,她不免困惑:「你答應了?」
「是阿,看看他多開心,開心到沒臉見妳。」

葉修答的漫不經心,蘇沐橙聽了卻是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太好了…」

「唉唉妳哭什麽呢?」見人哭了,葉修急得將王杰希推去一旁趕忙將人摟進懷裡安慰,「別哭阿真是…一個兩個都這樣,故意搞死我嗎?」
感受著葉修溫暖的懷抱,蘇沐橙搖頭,「只是太開心了…」

作為一路看著兩人感情發展的人,內心的喜悅自然是比其他人來的澎湃。蘇沐橙吸了幾次鼻子後露出漂亮的笑容,撒嬌的抱住這個沒血緣的親人。「你跟王隊得幸福!伴娘找我!」

葉修苦笑了下,還伴娘呢?當真以為他要上白紗?這畫面太可怕他不敢細想。「得了得了,哥還期盼著你嫁人呢。」
他捏了捏蘇沐橙的臉頰,就如他曾經捏過年幼的她臉頰那般;見蘇沐橙笑得開心便將人哄回去。「告訴老闆娘,我明天回去。」
「唉?不多留嗎?」鑑於接下來還有將近兩個星期的空窗,蘇沐橙訝異著葉修的決定。
對於蘇沐橙的驚訝,葉修僅是瞥了在不遠處的王杰希背影,「榮耀還在等哥呢。對了,幫我拿點東西…」

 
而被葉修趕去一邊的王杰希則是主動的告誡隊員們別張揚;微草隊員你看我我看你,最後還是高英傑戰戰兢兢的提問:「隊長,您跟葉神是…?」 
「恩。」 
「……」這根本沒有答案的回應讓微草眾困惑,但顯然地王杰希沒打算給他們連擊的機會。「都先回去,別太晚休息,明日機場直接會合。」 
「隊長呢?」許斌問道,顯然王杰希不打算與他們同時返回。 
 
王杰希只是將大小眼對著他看,「你認為呢?」 
 
於是在興欣之後微草隊員們也快步的走了,不忘邊走邊捂著自己隱約發疼的眼。 
 
 
※ 
 
翌日,王杰希便與葉修來到了醫院,看著那張醫生遞給他們的說明,內容是關於葉修即將接受的治療。 
 
將alpha信息素以連續補給的形式打進葉修體內,以此治療無法標記的症狀。 
補給期間,患者有可能迸發以下情況:容易暈眩、嘔吐、頭疼、昏睡、性需求強烈。 
注射汞是以手環形式戴在手上進行靜脈注射。 
治療期與給藥強度依患症程度調整。 
 
也就是說,葉修一旦接受這治療,便勢必無法上陣比賽。而提供信息素的王杰希也不能長時間離開。 
醫生向他們兩位解釋,進行此治療的omega對於味道會變得非常敏銳,且即使平日精神素質堅強的omega也有可能因不斷接受alpha信息素而變得容易恐慌,若是提供信息素氣味的alpha不在附近可能會令omega身心不適,造成治療效果低下;尤其葉修姙娠中,最好保險些才是妥當的。 
 
「確定母體與胎兒不受影響嗎?非得在懷孕情況下接受這療程?」看完這張說明書,王杰希皺眉;萬一葉修接受這治療,換言之便是長期處在發情期內,就算醫院保證父子兩人不受傷害他還是覺得不大放心。 
 
「關於這點,恰是我得向兩位交代清楚的。」醫生望著他們,「omega懷有身孕時,會自主散發向alpha請求保護的氣味,自身因標記而產生變化的氣味俱有一定程度上的有效安撫,不至於將omega自身拖入發情期危害胎兒—當然這是一般有標記的情況下;而葉先生屬於特例,現在他的身體仍是會因循本能請求alpha保護,但是應有安撫作用的氣味卻因為缺少標記所以無法起到作用,故有這次的類發情。 
 
這療程意在用alpha信息素誘惑omega空虛的那部分,完全敞開以納入alpha信息素接受標記為目的;既然從外部的標記方法不可行,我們只好採取從內部施打與氣味加強的方式。 
故我建議胎兒五個月大—也就是二十周時,母體與胎兒兩方均穩定時—再來接受這個療程比較恰當。」 
 
兩人聽完醫生的說明後對看一眼,葉修便拿過筆颼颼地在切結書上omega那欄簽上自己的名。「行阿五個月,夠打完剩下賽程了。」 
「葉修…」 
「長時間不能離開omega,嘖嘖叫你放下微草怎麼可能?我就委屈自己搬進你那套房,不用謝了。」 
葉修看著王杰希,一如既往的嘲諷道。 
王杰希看著身邊坦然絲毫不懼的葉修,笑了笑後便也接過切結書簽下。 
醫生看著他們兩位簽下切結書,才緩緩補了句:「基於法律,接受此療程的伴侶須提供法定身分證明。故請原諒我接下來踰矩的部分。」 
 
「葉先生與王先生,登記了嗎?」 
 
這話一出,兩個大男人在醫生面前頓時紅了臉。王杰希頓了頓,乾脆從口袋掏出本就預訂昨晚要給葉修套上的戒指,抓住他的手直接套了上去。 
「操!王杰希!」 
「反正你已經答應了。」 
「套戒指用的求婚詞呢?」葉修哭笑不得。 
王杰希盯著葉修臉上的紅潮一路蔓延至脖頸,乾脆握緊葉修還在掙扎的手不放。 
「昨天說過了。」 
「有嗎?」 
「『你就是我的良藥。』」 
「……」饒是臉皮厚度勘比城牆的葉修,此刻終於也倒下了。「服了你。」 
王杰希滿意的脫下自己外套蓋在葉修身上。若是可以,他真希望葉修那表情醫生完全沒看見。他轉頭看向早已轉頭裝忙的醫生,「證明必須什麼時候給?」 
 
看過各種病人卻顯然防不住此等規格外情形的beta醫生咳了幾聲,難掩笑意:「一星期內影本隨著這份切結書寄來醫院就行。」 
 
「知道了。」王杰希應答後便準備將葉修帶出診療室,卻聽見醫生叫住他們。 
「兩位大神,可得幸福阿。」醫生笑了笑,拿出外掛口袋內的榮耀帳號卡向他們行禮。 
 
「謝謝。」王杰希將瞪大眼的葉修推出診療間,臨走前便見醫生露出狐狸般的微笑致意。 
 
※ 
 
葉修坐在王杰希租來的車裏,看著那張切結書嘆息。「醫生果然都可怕。」 
知道他說的是哪件事,王杰希專心打著方向盤。「這裏是H市,不知道你就奇了。」 
「沒準是你大小眼洩漏身分。」 
「沒事,反正早晚都會知道的。」 
「幾日不見你怎就搞起猥瑣了?被穿了嗎?」 
「要驗證真偽嗎?」恰逢紅燈,王杰希掰過葉修的臉咬了一口。 
「免了免了,」看著王杰希滿臉調笑葉修便反咬回去,「專心開車。」 
 
看著路邊的景色,葉修便也了解王杰希的目的地是哪了。 
「擇日不如撞日是嗎?」 
「我覺得今天就挺好的…不願意嗎?」 
「沒,只是在想若那群人知道了會是什麼情形。」葉修想了一下,忍不住笑了。 
「隨他們炸鍋去吧—」王杰希也笑了,「不過那也是之後的事。」 


車子停下,在他們眼前的建築上掛著亮眼的幾個大字—H市民政局。

 

TBC.

很久沒出現了,想打我的儘管來。
糾結完後茅塞頓開了就像鼻塞終於通了一樣清爽阿!!
大概在1~2回就結束了呵呵。

评论 ( 25 )
热度 ( 94 )

© 夏柳@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