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手速超慢。

全职高手-叶中心、韩受、林受、卢刘卢、喻魏、喻黄、江周江、翔肖翔;
剑灵Blade&soul-龙灵;

这里是南极大陆很冷的!! 欢迎一样寒冷的cp住民跟我交朋友;_;

【 全职高手 】隨筆系列-8.藍眼睛與黑羽毛(王葉)

此系列食用須知:

*不要期待後續    
*不要較真    
*此系列段子乃野圖BOSS隨機刷新    


*今日工作有碰壁到,所以我要療癒自己T_T
*動物溫情paro,不適者左轉出口。
*篇名感謝傘太。

-


王杰希出生的那一年,牠頭一次看到窗台上停著一隻秋燕。
牠輕手輕腳的躲在玩具後面,偷窺那一身黑的訪客。

秋燕兀自理毛,拿出一顆果子慢條斯理的嚼著,王杰希看得心癢,卻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早就被秋燕察覺。

王杰希扭著屁股偷偷靠近,原本背對著牠的秋燕倏地轉過身來,黑亮的眼睛瞇起,讓王杰希看呆了。

「是小奶貓阿,呵呵。」那隻秋燕跳到牠面前,與王杰希隔著一層紗窗對看。「頗有戰術意識的嘛…哈哈眼睛居然不一樣大。」

王杰希直直盯著這隻秋燕看,聽著對方說話聲十分悅耳,於是牠忍不住伸出爪子撓窗。
秋燕被牠這舉動驚到,往後跳了一歩勸阻道:「千萬別撓窗阿孩子,你知道人類不喜歡窗戶破掉。」

王杰希只得洩氣地趴在地板上,牠很想跟這位外來的訪客遊玩。秋燕見牠如此,不住在牠面前轉圈踱步,最後往牠走來。

他一大一小的眼睛便直直盯著對方看,一點都不想漏掉。
秋燕歪歪頭,覺得這隻奶貓很有意思,於是牠朝對方露出微笑;「好吧,不撓窗我就說故事給你聽。」

秋燕要往南度冬,但距離牠渡冬還有一段時間,牠樂得在這有著綠色屋頂的窗台上陪一隻小奶貓打發剩餘時間。

秋燕帶來的故事十分精彩,那是王杰希從未接觸過的世界;三個城市遠的霸圖狗群、兩個城外的百花麻雀、擁有大片麥田的皇風牛群,住在海裡的藍雨魚群—以及秋燕所處的嘉世燕群。

王杰希聽著秋燕從霸圖裡搶過肉片,在百花領地裡偷挖肥蟲,在皇風牛背上睡覺,和藍雨魚群打架,不禁對外頭產生夢幻嚮往,牠問秋燕能不能帶牠一起去,但秋燕卻隔著紗窗用翅膀撓牠鼻子讓牠打噴嚏。

秋燕這麼說:「你不適合當野貓阿,小朋友。」
王杰希卻是聽得一知半解,牠認為野貓隨心所欲,感覺十分帥氣。

當冬天即將來臨時,秋燕告訴牠,來年再見。
同時留給王杰希一顆牠吃不到的果子在窗台上,讓王杰希很是無奈。

 

一年過去,王杰希成長為附近貓群都知曉的紳士貓,除去牠那雙不一樣的大小眼,主要還是牠那一身油水光滑的黑亮毛皮,恰到好處地長在身上,就像人類穿西裝一樣,只有下巴到肚皮那塊是白色的,四支腳掌還穿了白襪子;這城市的野貓首領方士謙就調侃牠跟人類的魔術師一個樣,黑燕尾西裝穿得特別有神。

王杰希只是用藍色眼睛睨了野貓首領一眼,姿態優雅地在方士謙面前吃掉對方一直眼纏的高級貓罐頭。

秋天已經過去一半,牠卻沒有看見去年那隻燕子,王杰希說不在意是騙人的。牠跳上窗台,趴在那裏隔著紗窗望著秋燕愛吃的果樹開始落果子。

果樹落果後的第四天,秋燕就出現了,挾著一顆果子像當初一樣嚼著。
王杰希聽見特有的腳步聲,便從午寐中醒來;那隻秋燕站在窗台上,翅膀顯然受了點傷。

於是牠朝對方說的第一句話不是好久不見,而是「你翅膀不太對勁。」
將果核撥落地面,秋燕笑了笑。「最近風強了點。」

王杰希偏頭想了下,便鑽進房間裡,把主人最愛用的軟枕拖出來,伸出爪子硬是給窗戶弄出個縫隙。
「這個給你休息。」牠把軟枕咬上窗台,對秋燕擺出邀請的姿態。

秋燕看著軟枕半晌,最後笑出聲來;牠把翅膀伸過那縫,輕拍著王杰希的白腳掌。
「不行,今年冬天來的早,我要往南飛了。」

王杰希的藍眼睛看著秋燕,漂亮的貓鬍鬚不禁下垂,秋燕看牠這樣,便把自己還沒吃的果子推過窗縫。
「明年見,小朋友。」

王杰希收下果子,把那顆果子藏在自己的貓窩裡;牠決定來年秋燕來的時候,要在第一時間把這顆果子給秋燕吃。

 


但事與願違,主人清掃貓窩時發現果子,便把已經乾癟的果子扔了。而那一年,王杰希並沒有等到秋燕。

再來年也沒有等到,身邊反而還添了一隻小貓陪伴。接下來的幾年秋天,王杰希幾乎都忘記自己為什麼要趴在窗台上看果樹落果。

今年冬雪下得早,王杰希看著果樹最後一顆果子落在雪裡,便沿著自己以前偷偷發現的貓道鑽出去,將果子叼回窩裡藏著。

牠不知道為何自己堅持要這麼做,也許那只秋燕在南飛的時候已經死去。附近野貓也表示近年來的嘉世燕群並沒有看見牠說的那隻秋燕,大家都認為牠在做夢,也許根本沒有這隻燕子。

王杰希也以為自己大概做了一場美夢,但紗窗的那道縫隙卻讓牠知道這不是夢,曾經有個要南飛的燕子停駐在這窗台上過。

不管如何,藏果子這一點已經成了牠每年必做之事。

 


室內暖爐烤得正歡,王杰希剛吃完午餐,正昏昏欲睡。
然而窗台上卻傳來細小的堵堵聲,同住的小貓高英傑跳上去,發現那是一隻羽毛雜亂的燕子。
高英傑正要呼喚王杰希,便看見那頭優雅的大貓已經自貓道鑽出去,速度之快是牠從沒見過的。

隔著一層紗窗,牠看見外頭的王杰希拼命舔著那隻燕子。

王杰希看著曾經羽毛艷麗的秋燕溫順趴在自己掌下默默被舔,內心複雜。
「你為什麼不去過冬?」

即使全身雜亂,失去飛羽,秋燕的眼神仍是清亮的,牠看著曾經是小奶貓如今已是紳士的美麗黑貓,淡淡笑了下:
「今年的避冬處是這裡。」

於是那個軟枕上有了新住客。
即使春天來臨,牠也留下,再也沒離去過。

fin.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夏柳@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