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手速超慢。

全职高手-叶中心、韩受、林受、卢刘卢、喻魏、喻黄、江周江、翔肖翔;
剑灵Blade&soul-龙灵;

这里是南极大陆很冷的!! 欢迎一样寒冷的cp住民跟我交朋友;_;

【 Blade & Soul 】你啊好煩三十題 part.1 (龙×灵)

■Blade & Soul 剑灵 同人文
■CP / 龙×灵
■死蠢甜、死蠢甜、死蠢甜,重要話說三次
■我又懶得轉簡體啦 :D


1.不小心聽到戀人在自慰時叫了自己名字

洛梓玄此刻只想扯下自己耳朵,他恨起自己沒事聽力那麼好做啥;他整個人縮在棉被裡,在拿著鐵盆揍人與撞暈自己間猶豫不定。 

沒有為什麼,只因為漠煬那小子在隔壁房間不睡覺,卻是用低沉難耐的聲音喊著自己名字捋管。 

洛梓玄整張臉都燒紅了,他決定明早絕對要把那小子的子孫袋踹爆。

 

-

漠煬大危雞

 

 

2.模仿心所憧憬的高端動作

 

漠煬瞄準一棵老樹上的蘋果,接著飛踢。

啪的一聲,被瞄準的蘋果與樹枝爛了。

 

對於漠煬的舉動,洛梓玄睜大眼睛﹐「不要破壞蘋果樹阿你!」

 

漠煬撓頭,滿臉不好意思,但他想洛梓玄看不到。

「下次改進…」

 

「你用手拿就好啦!」洛梓玄瞄準另一顆熟透的蘋果,精準踢下;蘋果完好無傷的在他手裡,散發誘人光澤。

 

被如此奚落的漠煬一陣落寞。

 

 

 

3.殺人現場般的房間

 

洛梓玄瞪大眼睛看著眼前混亂。他模糊的視野中,漠煬滿頭是血躺在地板上昏迷,而這間客房則是一副被搶劫過的慘澹模樣。

「漠煬?」沒有回應。

 

不會真死了吧。心裡一個喀噔,洛梓玄想也沒想的靠近漠煬,臉色露出擔心。他將漠煬的頭擱在自己腿上,把脈、探息都做了,但對方就是沒有醒來。

「喂-」

 

洛梓玄才不會說這樣的漠煬讓他擔心至極。結果那顆大腦袋就動了,漠煬艱難地眨眼,映入眼簾的就是洛梓玄皺眉皺得死緊。

「洛大哥…」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我從市場回來就變調了?」

 

「武林盟。」

「…等等我去打爆他們。」洛梓玄臉色不善。

 

「別去,我們打不贏。」漠煬摸上洛梓玄的臉,心想著偶爾這樣也不錯,有腿枕可以躺。

「讓洛大哥擔心了,抱歉。」他給他一個微笑,結果吃痛的皺眉。

「哼。」洛梓玄只是摸著那道額上傷口。

 

然後他們接吻。

 

-

對不起阿po主是渾天教的…

 

4.廚房戰爭

 

漠煬與風味門關係不錯,於是他借了一家風味門客棧的廚房來準備今日午餐。結果洛梓玄便興致昂昂的帶著自己愛吃的樹果進來了。

 

「這些,煮給我吃。」洛梓玄指著那些樹果,完全無視漠煬一臉天打雷劈樣;對,他視力不好,看不到正常。

漠煬翻著這些果子,欲哭無淚;這些有九成都不適合做菜。他最後挑了猴桃,「猴桃凍?」

 

「我想吃其他的。」洛梓玄皺眉,有股你不做菜我不休的風範。

 

漠煬果斷轉身前去尋找大廚。

「我想我今日不宜下廚,請給我兩碗熊肉細絲麵。」

 


 

5.夢話

 

有時候漠煬睡著會說夢話,而聽力靈敏的洛梓玄就會醒來。

比如這次。

 

「洛大哥別踩我…」漠煬皺眉將同睡的洛梓玄摟得更緊,臉上表情痛苦與快樂交織,堪稱絕倫風景。

「我會忍不住的…」

 

被吵醒又因此感到羞恥的洛梓玄當機立斷在漠煬的肋骨縫處一個肘擊,滿意看到對方縮起身子,安靜無聲。

做什麼春夢呢嘖嘖,洛梓玄拉過棉被一角,歡快進入夢鄉。

 

-

漠煬:昨天夢到要抱洛大哥的時候就被武林盟開槍射了….QQ

 

 

6.做愛時要不要熄蠟燭(原題:做愛要不要關燈)

 

就當兩人正要最後時,洛梓玄一個機靈用尾巴將自己後庭擋個嚴嚴實實。

「把蠟燭滅掉。」

「呃?」漠煬完全一頭霧水,拉起床簾不也同樣嗎?

 

「滅掉!」洛梓玄這是臉蛋燒紅、咬牙切齒了。

於是漠煬聽話的滅了蠟燭,同時內心惋惜好景不見。

 

而兩人完事後,洛梓玄趴在漠煬身上,任由對方幫忙梳理尾毛。
「洛大哥,下次我想看你的臉。」漠煬這麼說,言下之意就是不想熄滅蠟燭。

 

「…不行。」
漠煬無語,有些難過。洛梓玄知道自己這樣胡鬧對方肯定難過,但他就是如此堅持。

畢竟自己連對方享受的臉都看不清,哪有理由讓自己給對方看個明白-

 

將臉埋在漠煬胸上,這是洛梓玄打死不會說的事。

 

-

洛梓玄:總歸是個好胸(摸來摸去

 

 

7.被劇透

 

洛梓玄喜歡聽說書,這是漠煬最近才知道的事。

 

於是他有時候也會陪著聽說書,或是自行前去;直到有一天他幫說書人撿回被風吹亂的讀本,不小心瞥到後續。

 

「洛大哥,你知道那劍客後來…」話沒說完,他就看見洛梓玄將他的嘴堵個嚴實。

洛梓玄離開愣住的漠煬,眼露殺意。「你敢說,我就燒了你子孫袋。」

 

聽完,漠煬只是微笑指著還泛著水光的唇,「那洛大哥你得多親我幾次了。」

 

「嘖!」

 

-

莫忘有人心是黑的。

 

 

8.拖延症

 

漠煬有時候的缺點就是磨磨蹭蹭,太慢了。

但是洛梓玄從沒抱怨過;他知道這是漠煬專有的小心翼翼。

 

 

9.夏天被獨佔的樹蔭(原題: 夏天被獨佔的電風扇)

 

在原野練級總有累的時候,於是漠煬向洛梓玄表示一下便坐在僅有的一棵大樹陰影下休息。

 

沒多久洛梓玄也過來了,抹掉臉上的細汗瞇眼。「你啊都把這坐光了,我要怎樣休息?」

 

漠煬看著四周,確實自己一人佔了少說三個靈族位置,他有點尷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洛梓玄看著漠煬一臉不知所措,他乾脆揮揮手,逕直向前坐下-在漠煬的大腿上。

 

漠煬瞪大雙眼,登時臉紅起來。

洛梓玄感受到身側的視線,他頭也沒回,聲音難得愉悅起來。「怎麼?不開心嗎?」

豈能不開心-漠煬的內心早就是一條暴走小龍在那嘶吼。他刻意讓下巴頂在洛梓玄頭上,沒有遭受反擊。

「不,」漠煬笑瞇眼,將腿上的小小身軀收入懷裡。「我開心。」

 

-

結果晚上更開心(ry

 

 

10.放在包裡的食物被偷吃(原題:放在冰箱裡的食物被偷吃)

 

漠煬心想也差不多是該回個血好幫洛梓玄抵擋接下來的怪物,然而當他坐下時他發現包裡應該有的炸雞不翼而飛。

他默默將視線投往正在吃炸雞吃的開心不已的洛梓玄,而後者看見他詢問的目光只是挑眉後將炸雞送到漠煬嘴邊。

 

「吃。」偷炸雞的始作俑者笑瞇瞇的,漠煬只覺得自己心窩被會心一擊。

「好啊。」

於是他低下頭,分毫不差的咬了一口洛梓玄的嘴。

 

-

3_3) 好閃好閃w


评论
热度 ( 4 )

© 夏柳@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