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手速超慢。

全职高手-叶中心、韩受、林受、卢刘卢、喻魏、喻黄、江周江、翔肖翔;
剑灵Blade&soul-龙灵;

这里是南极大陆很冷的!! 欢迎一样寒冷的cp住民跟我交朋友;_;

【 全职高手 】夫夫日常三十题(心髒葉)

■全職高手 同人文 
■CP / 心髒葉
■心髒4+2全體帶著玩,再次灌溉心髒葉~啾咪♪
■畫風不對了要打我請手下留情
■灑糖灑糖,情人節不噴酸不配辣!


 

1.“还不起床吗?”“等你来亲我啊。”(王葉)

此時已經接近中午,而葉修仍沒從臥室裡走出。於是王杰希利索燉好今日午餐後,決定將情人挖起。

「葉修。」他輕拍熟睡中的臉頰,毫不意外對方抗拒地縮進棉被。王杰希勾起淡笑,將棉被掀起,接著將頭埋進因為熟睡而顯得高溫的脖子,輕啄。

葉修發出模糊的咕噥,再怎麼想睡被這樣騷擾敏感帶也都清醒了。他睜開眼,將手環住正在作亂的腦袋,啞著嗓音道:「別鬧。」

王杰希滿意離開他作亂的地方,摸著葉修的唇,「還不起來?」

而葉修以輕舔摸著自己唇上的手作為回應,僅清醒七分的眼睛勾著對方瞧,「等你來親我啊,大眼。」

於是他們接吻。

 

 

2.搂着对方的腰帮他刮胡子(江葉)

葉修通常起床時連刷牙腦袋都未開機完成,於是連帶著他剃鬍子時一不小心總是會哀號幾下,而這通常讓江波濤看著心疼不已,摟著葉修逕自幫他剃個乾淨。

 

 

3.在门前接吻,然后投入各自的工作(張葉)

「我出門了。」張新杰站在玄關,對仍穿著圍裙的葉修說道。

「慢走啊,哥等等去搶幾個BOSS。」葉修叼著根菸,懶洋洋的說。

張新杰點頭,而後手速爆發將那礙眼的菸抽離,讓自己堵上葉修那失去菸而錯愕微張的嘴。

默數十五秒後他將自己從那帶著菸味的吻中抽離,看見對方滿臉通紅十分滿意,便推開門離去。

 

 

4.谁先回家谁就做饭,另一个人就拖地(肖葉)

肖時欽今日自雷霆歸來的早,便窩去廚房研究晚餐菜單。

他打開冰箱,看著空蕩蕩的內裡皺眉,內心譴責自己忘記昨日葉修將剩餘食材拿去煮了大雜燴。
當他正盤算著出門採購時,葉修正巧進屋;他看見肖時欽煩惱的樣子便笑了。

「別皺了,哥將食材買回來了。」將購物袋放在桌上,葉修撐著桌面看肖時欽從裡面揀選出蘿蔔、馬鈴薯、豬肉塊,便知道肖時欽今晚想煮咖哩。

「小事情。」他忍不住開口喚道。

「怎麼了?」肖時欽看見葉修盯著自己從冰箱拿出來的辣椒,便了然笑著將辣椒放回去。這樣的舉動讓他收穫葉修親吻側臉一次,於是肖時欽將葉修摟進懷裡狠狠親個夠。

直到放開時,兩人才牽出一條銀絲落在地板;葉修滿臉通紅盯著銀絲落地的地方看,幾乎是手忙腳亂地離開案發現場。「哥去拖地。」

肖時欽心情夠好,眼睛笑瞇瞇的,「恩。」

 

 

5.一起洗澡是注定要浴缸PLAY的(喻葉)

也許是剛同居不久,葉修與喻文州兩人互相撩撥氣血旺盛,便時不時在沙發上、床上、地板上滾了幾圈。名為戰術切磋,實為增進情感。

然而這樣幾次下來葉修發現自己體力不太夠,幾乎都是讓喻文州抓進浴室裡收拾乾淨。比如現在,藍雨隊長正給自己搓背呢。

「文州啊…」剛經歷情事的嗓音有些啞,「哥自己來就行了。」

喻文州知道葉修是尷尬了,他抓起對方微濕的髮尾輕輕親吻,語氣溫柔。「沒關係。」

葉修輕嘆,喻文州什麼都好,就是溫柔的有些過分了-包括隱忍。「但是你-」他將手往背後下方游移,精準抓住喻文州有些翹頭的部分。「似乎不太好?」

意料之外的襲擊令喻文州忍不住呻吟,即使如此他也沒阻止葉修抓著。「前輩你撐不住吧?」現下浴室一片蒸騰,喻文州仍看見葉修的耳際紅了起來。

「反正哥都退役了。…還有,是葉修,不是前輩。」

面對葉修說不出口的心思,喻文州微笑擴大,不住親吻那光滑的背。「那葉修,我們進浴缸裡做。」

 

 

6.从来不为看球赛抢电视(王葉)

晚飯後,葉修與王杰希擠在同一張沙發上,「看比賽?」

「當然,今天興欣PK微草,哥要給他們收看加油。」葉修嘿嘿笑著,逕自摸出王杰希的手機給興欣現任隊長喬一帆傳了打氣訊息。

王杰希沒有阻止,只是等到葉修放下手機後抓著對方吻了幾次。

 

 

7.“床太小了。”“那就抱着睡。”(江葉)

江波濤買了張新床,表示兩人一起睡。但葉修躺在上面總覺得床似乎有點小;最好的證據就是他現在跟江波濤手貼手、腿貼腿,隨便翻身都有把對方擠下去的可能。

而他們倆直勾勾看著對方,葉修只得先開口。「小江阿…這床有點小。」

江波濤則是露出微笑,將葉修撈進自己懷裡抱個牢,抵著葉修的額頭輕聲說:「那就抱著睡。」

 

8.一起去超市采购为菜价发愁(張葉)

本來今天預定好吃壽喜鍋的兩人,這下子看著肉片的價格討論起來。

「不說烏龍麵跟菜,哥總覺得這肉似乎變得更貴了。」
張新杰推下眼鏡,露出精光。「足足貴了百分之二十三的價格。」

葉修的臉更糾結了,「嘖嘖那這還要買嗎?百分之二十三哥都能多買一包菸。」

張新杰看著葉修一臉遺憾又糾結的模樣,直接將肉片撈起扔進兩人提的菜籃裡。

「買。」

 

 

9.回家的路上在没人看到的地方偷偷牵手(肖葉)

葉修與肖時欽今日約好一起去超市購物,採買生活用品後兩人手上提著滿滿的購物袋,並肩漫步。

肖時欽注意到現在路面沒人,於是他決定做點事情。「葉修,你那袋拿來。」

「喏。」葉修雖不明白他想做什麼,仍是將購物袋交給肖時欽,看著對方調整拿購物袋的數量。

調整完畢,肖時欽將空著的手向葉修伸出,「讓我牽你。」

葉修愣了下,看看四下無人,便將手搭上去不忘嘲諷,卻是微笑著。「費工夫阿你。」

 

夜晚寒冷,但兩人手心交會暖在心底。

 

 

10.在阳台上晒着两人的衣服和白色床单(喻葉)

葉修將洗好的衣物從洗衣機裡掏出,啪啪甩兩下便交給再一旁待命的喻文州。

而後他掏出一件白色床單,頓時臉燒紅。喻文州只是微笑著接過那件床單,俐落啪啪兩下後曬在陽台上。

 

 

11.共同严肃探讨新出的A片(王葉)

王杰希看著螢幕非常嚴肅,葉修與他看著同一片螢幕,一樣非常嚴肅;他們倆人共享一個耳機,幾分鐘後葉修將自己耳朵抽離王杰希頭上的耳機。

「這樣不行。」

王杰希看著葉修幾乎皺緊的眉頭,先將螢幕裡運行的東西停止,然後拔掉耳機看著葉修,挑眉。

「別那樣看我,王杰希。」葉修臉看著螢幕裡的東西,一張臉刷紅。「哥我絕對辦不到這姿勢,別欺負我老。」

螢幕裡的女優正用站立劈腿的姿勢接受著男優的服務,據說這是最近流行的柔軟體操系。

王杰希默默想著,確實葉修辦不到劈腿,但他可以想辦法讓葉修更柔軟些,於是他一隻手摸上葉修的腰,輕輕摩娑著。

 

想通後,魔術師笑得一臉人畜無害,點開下一個視頻。「那我們來看看瑜珈姿勢。」

「王杰希!」

 

 

12.没事做?那就做爱(江葉)

停電了。沒得玩榮耀的葉修此刻百般無聊,即使江波濤剛剛抓著下象棋也已經讓葉修感到膩了。

「小江,怎麼辦啊,哥無聊。」屈膝坐在沙發上,葉修就著燭光看著江波濤,雙眼亮地跟貓似的。

江波濤收好棋子,看見葉修的眼神後了然於心。他坐回沙發,將葉修的手抓一隻過來細細舔吻。

 

「葉修前輩,我們玩個遊戲。」舔到指縫時,他感受到葉修因敏感而輕顫。「比手畫腳。」

 

 

13.事后同抽一支烟(張葉)

激烈的性事之後,葉修總習慣點根菸,即使不抽也是放著;而這是張新杰默許的量。

然而這次葉修點完菸僅吸了一口,便被張新杰含去下一口菸。

「張新杰、你吃錯藥?」葉修嗓音仍是微啞,但驚訝之情毫不掩飾。張新杰皺眉,咳嗽幾下,開口時仍帶著那股菸味。

「我想知道你喜歡的味道。」張新杰這是咳到眼淚都流出來了,葉修將菸捻熄,帶著不知該笑還是哭的表情給他拍背。

「心髒都傻了嗎?哥喜歡的味道是你啊。」葉修終於忍不住大笑,笑聲迴盪在房間內,而張新杰皺眉,他抓著葉修笑到亂顫的手。「那就別抽。」

葉修笑聲漸止,他輕輕拍著張新杰抓著自己的手,低聲嘆息。「我正好想戒了。」看著張新杰的臉,久違的嘲諷著。「多活幾年陪你這強迫症,哥是很良心的。」

 

葉修這話令張新杰難得臉紅。

 

 

14.“你穿错了那是老子的内裤!”“穿一下又怎么样啦。”(肖葉)

葉修今日難得比較早起,他模模糊糊地在床下亂成一堆的衣物中搜尋,順利找到目標物穿上。

「嘶-」直起腰的動作令他不住輕嚎,而肖時欽就這麼醒了。肖時欽正想關愛葉修的腰,便發現葉修身上衣著不太對。

他僵硬著將人扯進懷裡揉腰,「葉修,你身上穿的是我的內褲。」

「啊!」享受著肖時欽的按摩,葉修難耐地叫出聲,聽見那個問題後再看看肖時欽僵硬的嘴臉,他僅是嘴角調笑著拉起內褲的邊緣,彈了一下。

「穿一下不會怎樣嘛。」

 

於是葉修今日也歡樂地作死了。

 

 

15.在街上看到美女毫无顾忌的轮流上去搭讪(喻葉)

喻文州難得與葉修出門一趟,葉修便發現街上眾多女孩的目光都停在自己情人身上。「嘖嘖,就只會用皮相騙人阿你。」

喻文州聽著這話,便扯出一個微笑,刻意挨近葉修敏感的耳朵。「你不也是嘛…葉修。」葉修臉紅的揉揉自己耳根,也明白喻文州所言不假,自從被管理穿著後,他出門也總是能收獲一些目光的。

 

為了掩飾心臟失速跳動,葉修硬是跟喻文州扯出一個安全距離,「文州,打個賭唄?」

喻文州倒也不慍不火,「好。」

「誰能搭訕的女孩多,今晚誰在上面?」葉修認為自己應當不會輸,儘管他搭訕經驗是零;但他也懂,自己儘管退役了還是榮耀史上無法被攻破記錄的大神嘛,把墨鏡摘了一站肯定會有粉絲衝過來的。

喻文州歪頭想想,覺得自己勝算挺大,便也笑著答應。「好啊。」

 

結果喻文州贏了,兩人打著同樣打算,偏偏喻文州的粉絲多數是妹子,而葉修的粉絲不知為何,多數都是漢子。

 

 

16.下雨天一起窝在沙发里看恐怖片然后依偎着睡着(王葉)

最近北京雨下的大,於是王杰希與葉修的新娛樂便是看片子,而今晚王杰希刻意將客廳燈關了,兩人窩在一張沙發上看著恐怖片。

最近恐怖片的水準似乎不太行,王杰希看著老套易猜的情節默默在內心吐槽;但他很快就發現葉修揪著自己衣服的力量越來越緊,「怕嗎?」

「哥才不怕。」葉修這麼說,但是手的行為卻是出賣自己。惹得王杰希不住抿嘴,將那隻手收在自己掌心內,安撫地輕捏。

「儘管怕,我在這保護你。」

葉修這才像是獲得什麼大赦似的出了口氣,愈發抓得緊。

 

雨越下越大,電影也近尾聲,儘管乏味但王杰希仍看得專心,這才發現葉修已經揪著自己衣服默默睡著。

他忍不住在葉修臉上印上一吻,而後將放在一旁的毯子拿來裹住兩人,環住葉修入睡。

 

 

17.熬夜工作时从身后抱过来的温暖的手(江葉)

身為輪迴副隊長,江波濤有時候工作到半夜也是正常的。而葉修往往會因為習慣摟著自己入睡的人不在而醒來,這時候葉修便會摸去江波濤的背後,輕輕環住,他知道江波濤喜歡他這麼做。

「早點睡。」葉修知道自己說這話挺怪的,但他仍是說了。

江波濤僅是笑著輕吻葉修的手背,低聲說:「好。」

 

他們倆都知道,彼此不在肯定會睡不好。

 

 

18.“我家人让我相亲。”“相我呗。”(張葉)

今天的飯桌有點沉默,葉修撐著頰看著即使吃完飯也不發一語的張新杰,終於開口。「有心事?」

「恩。」張新杰推了下眼鏡,「家人叫我相親。」

話說得俐落,但葉修知道張新杰九成九打死不想去,他嘻笑著抓起張新杰的手玩弄。「那就相我唄-雖然哥懶惰有肚肉?」

「所以我告訴他們,我娶你了。」張新杰空的手指一翻,一對戒指亮了出來。

 

「操!」葉修忍不住噴了。

 

 

19.在家光着上身露出脖子上清晰的吻痕(肖葉)

連日大雨,幾日洗下來的衣服都乾不了,葉修很悶,因為他僅有的衣服都曬著。

「肖時欽-」葉修蜷在被單裡,可憐兮兮的模樣。「哥要衣服。」

正要換衣的肖時欽眉頭一挑,便從衣櫃裡撈一件棉質睡衣扔出,非常精準的扔在葉修臉上。

「喂喂溫柔點啊!」葉修扯下蓋臉的睡衣,便看見肖時欽裸著上身,脖子上有著自己昨夜挑逗種下的吻痕,頓時臉紅吞口水。
肖時欽看見自己的身體讓葉修反應挺大,僅是露出堪稱包容的笑容後拿出襯衫穿上。

 

「等天氣轉好,我們去買衣服。」

 

 

20.“我跟你妈掉水里了当然是我去救你妈。”(喻葉)

喻文州幫葉修做著手操,雖然葉修已經退役,但這習慣仍是留下來了。喻文州環著葉修,輕輕按著,突然沒來由地想問老梗題目。

「葉修,你覺得你跟我媽掉進水裡,我會先救誰?」

葉修轉頭瞥了喻文州一眼,嘲諷的表情不言而喻。「文州,你真少女。」

「呵呵。」喻文州不反擊,只是蹭了下葉修肩膀。「就當我難得畫風不對吧。」

「嘖嘖,哥嘛-不用你救,但你媽也不用你救。」

「哦?」

「因為我會在你之前就把你媽救上岸。」葉修笑著說,口氣裡有幾分驕傲。他彈彈喻文州的額頭,「你只要拿好毯子等哥就行。」

 

 

21.赌气不如打一架(王葉)

葉修正與王杰希賭氣,其實他們兩人為什麼吵架葉修已經忘記了,但葉修就覺得自己若就此拉下臉便是輸了。

王杰希對於葉修不肯和解感到頭痛,於是他也賭氣了。

於是兩人弄到後來都忍不住這僵硬的氣氛,「PK吧,哥要贏你。」葉修視死如歸地說,他晃晃手上榮耀卡,「決勝負吧王杰希。」

王杰希看著葉修手中的榮耀卡瞇起那對大小眼,動作迅速的將人扛起扔進房間床上,在葉修罵出口前便將人堵實在由他與牆角形成的三角空間裡。

「行,我們PK。」他掰過葉修的下巴,啃咬對方,聽見對方大聲抗議。「用男人的方式。」

 

22.再叫老婆干死你(江葉)

「老婆,歡迎回來。」
今天江波濤頭覺得自己開門方式錯了,於是他退出,再打開一次。

對於江波濤的行為,葉修臉上的嘲諷幾乎開到最大。「哥的臉是這麼仇恨嗎!居然重開門?」

江波濤揉了下太陽穴,江式笑容表示抵擋不住如此仇恨值。「我肯定聽錯了,剛剛你叫我老婆?」

「恩對,老婆。」葉修笑的異常邪惡。

江波濤走到葉修面前,抓著他的肩膀,笑的異常溫柔。「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談談。」

 

「阿、阿…不要了…」葉修被摁在床上,屁股翹的挺高;而江波濤正兇猛的進行所謂談談,他刻意撞擊葉修的敏感點,葉修只得哭叫。

「繼續喊我老婆吧?」江波濤伏在葉修身邊,人稱輪迴的慈眉善目此時夾帶著非常冷厲的氣勢,他故意揉捏葉修的囊袋,聽見葉修尖聲吸氣。「葉修、前輩?」

「不、不要了–」葉修吸吸鼻子,然後告訴自己千萬不要再作死了。

得到答案,江波濤滿意的親吻葉修後背,剛剛的氣勢消失無蹤。「這才對,老、公。」

 

 

23.寒冷的冬天去接对方下班,两人在小店里吃一碗便宜的馄饨(張葉)

張新杰踏出霸圖,意外看見容易招惹仇恨的情人包裹的嚴嚴實實站在對街等著自己。

他等待三十秒,終於綠燈過了馬路,第一件事便是將對方塞在口袋裡的手抓出來揉熱。「怎麼不戴手套?」

葉修鼻子有些凍紅,卻是勾起漂亮-張新杰稱之為三種嘲諷之一-的微笑,「想念你上次帶回來的餛飩,陪哥去吃?」

張新杰知道他說的餛飩,一碗挺便宜,那時候也是想著該讓葉修嚐嚐才帶回去。「恩。」

葉修笑著貼近張新杰,手則是溜進張新杰的口袋裡。「不過我先作好菜在家裡等了,共吃一碗唄?」

張新杰也將手放進口袋,握住那雙泛著冷意的手,「恩,先去買雙手套。」

 

24.失眠了两个人坐在地板上喝啤酒(肖葉)

葉修偷偷爬起,今天非常反常,他竟無法好好睡著。

「葉修?」肖時欽感應到葉修的動作,迷濛的問了聲。

葉修看著一臉迷濛的肖時欽,突然覺得對方有些可愛,便往他身上蹭。「哥睡不著,小事情怎麼辦?」

肖時欽抱著葉修,輕輕順著葉修的背,「嗯-你一杯倒?」

「喝酒?」

「沒記錯的話冰箱有一瓶啤酒。」

「哦-」葉修看著肖時欽,「哥記得你也不太能喝吧。」

肖時欽笑著親了下葉修,「灌你用的。你懂-」他湊近葉修的耳朵。「情趣。」

葉修只得滑到地板上,用力用手搧著自己發紅的耳朵,「心髒阿你!」對於葉修的抗議充耳不聞,肖時欽只是挑眉從床上爬起,「現在可是幫你睡覺。」

 

過沒一會,肖時欽拿著兩杯啤酒回來,坐在地板上看著葉修直笑,「喝吧,你倒了我接住你。」

「好吧。」

於是葉修終於睡著了,倒在肖時欽懷裡,睡得安穩。

 

 

25.“又不是女人啊我能自己照顾自己。”(喻葉)

季後賽開始,藍雨這次並不是自己主場作戰,喻文州拎著行李箱,抓著葉修拼命親直到葉修有些架不住了。

「夠了夠了,再親下去哥要窒息了。」將人強制從自己嘴裡拔開,葉修氣喘吁吁。「只是客場作戰,分離又不久。」

喻文州只是溫柔的笑笑,抓著葉修的手玩弄。「好好照顧自己,明天氣溫變冷,小心。冰箱裡買了一周份的食材,不想煮就叫外燴;我留張卡在書桌上了。」他思考了下,還想再說時嘴唇便被葉修用食指擋下。
而這麼做的人此時勾起無奈的笑容。「文州阿,哥又不是女人,肯定能好好照顧自己的-還是你其實是黃少天偽裝的?」

喻文州親吻那根手指,毫不在意的爆著聽來的料。「我聽說你曾經不眠不休只吃泡麵一星期狂搶BOSS。」說完還不忘笑瞇瞇的,「我擔心。」

被爆料弄得心虛的葉修只得撓撓自己鼻子,視線游移。

 

 

26.可以一起泡夜店可以一起去公园散步(王葉)

他們路經了bar,也忘記是誰一時興起便兩人一起進去;半刻鐘後兩人一起出來,神色微妙。

「哥沒想到你這麼受歡迎。」葉修悶悶地說,忍不住彈了那對大小眼一下。「明明不對稱阿。」

王杰希忍受著不痛不癢的彈指,揉揉葉修的頭-他挺少這麼做。「那不正代表你眼光好嗎?」

被拐個彎如此誇讚,嘲諷如葉修耳根竟紅了起來。「說啥呢你,哥撿到你是天經地義。」

 

王杰希笑而不語,他緊握著葉修修長的指節,刻意在對方手心裡繞圈。
那天他們倆久違的在半夜散了步,在住家附近的公園裡。

 

27.过年时以好兄弟的身份去看望对方的父母(江葉)

葉修坐在飛機上,神色彆扭。他瞧著江波濤看似熟睡的側臉,幾不可聞的嘆氣。

被江波濤拐著在新年見對方父母,怎麼想都-
「在想什麼?」思想被打斷,葉修看見江波濤笑著直望自己,眼底寫著調侃。

嘖嘖,心黑阿。於是他不禁嘲諷看著對方,「在想是要叫伯父呢?還是乾脆叫岳父?」

江波濤只是湊近葉修,曖昧不明的笑著。「你怎麼叫他們肯定都開心的。」

 

 

28.彼此手上不起眼的对戒(張葉)

葉修盯著自己手上的戒指看,自從上次張新杰強迫自己戴上後便幾乎沒離身過。

戒指在燈光下流轉細緻的銀光,若不細看只會覺得這是枚做工簡單的戒指;葉修心中的困惑從【究竟張新杰是如何得知自己的戒圍】轉變成【這戒指還真低調究竟是哪裡買的】,總之他的腦袋線性跳躍了許多問題,通通無解。

「在想什麼?」始終沉默看著報紙的張新杰終於說話了,他注意到葉修的臉色慢慢沉下,顯然在思考問題。

將手放下,葉修改看著張新杰,笑的叫做一個誠懇-但知情的人都知道葉修哪裡來的誠懇可言?「看戒指唄。」

「別想了。」將報紙疊好收起,張新杰慢條斯理的喝茶道:「你不會知道我在哪裡買這戒指。」

說這話的時候,他手上與葉修同樣不起眼的戒指,隱隱發出一絲耀眼的光。

 

 

29.一起去领养个小孩吧(肖葉)

肖時欽盯著仍在熟睡中的葉修,忍不住微笑。他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安穩平淡;似乎可以邁進下一步了。

於是他起床,耐心的收拾家裡,費心得燉了道紅酒燉牛肉與酥皮南瓜濃湯,同時還烤了小麵包。將餐點置於桌上時才看見葉修搖搖晃晃地出現在客廳。

葉修看著桌上堪稱豪華的西式餐點睜大眼,同時回想上次肖時欽煮了這種東西是什麼時候…喔,求婚與同居。他了然地微笑,「等哥一下子。」便縮進浴室去漱洗。

肖時欽只有在談正事-與兩人有關的正事才會這麼做。

 

兩人坐在餐桌前細細品味,葉修吃的叫一臉饜足,他席捲了餐盤裡最後一顆米飯後推開餐盤,扠起手指看著對面仍在細嚼慢嚥的肖時欽。

「你想說啥?哥聽著。」

肖時欽嚥下嘴中那一口飯,拿起旁邊的餐巾擦嘴。「葉修,我們養個孩子如何?」

葉修差點驚訝到把餐具推到桌子下面,他楞了許久。而肖時欽也沒停,繼續說著:「我覺得我們這樣挺好,可以繼續下去。」

「我想和你繼續下去,養個孩子,走一輩子。」

他看著葉修,露出溫柔且飽含愛意的微笑。

 

葉修臉紅許久。心中瘋狂洗頻著【雷霆隊長今日要人命】這句子,他頓了頓,覺得不開嘲諷便過不去這檻。「小事情你是養成上癮嫌孩子還不多嗎?」孩子指的自然是雷霆隊員。

「這次不一樣,我不是單親。」他看著葉修,兩眼彎彎,鏡片反光顯得他滿肚黑水。

葉修只得敲敲餐盤,不自在的咳了幾聲。

「嘖嘖,哥都把你的飯吃了,你要哥反悔也不行了是唄。」

「我愛你,葉修。」

肖時欽笑著將葉修敲餐盤的那隻手抓來,輕輕烙上一吻,恍若那時求婚的誓言。

 

 

30.“宝贝儿。”“是你的宝贝儿。”(喻葉)
喻文州盯著這張卷子的第三十題,溫和的臉難得沉下。前幾題再怎麼破壞畫風,少女畫風他都演繹了,唯獨這題目他做不來。

喊葉修寶貝兒這稱呼怎麼想都太恥了…藍雨隊長在心中糾結著。

 

一雙他熟悉的手環住自己,沒意外葉修的臉在自己肩膀蹭著。「文州,想什麼呢?要完結了不要搞富奸,會被讀者抗議的。」

喻文州苦笑摸著葉修的手,「這題我沒辦法。」

 

葉修聞言看了下題目,僅是露出微笑後舔弄喻文州的耳垂;「這有什麼難度呢-寶貝兒。」

喻文州聽見這詞幾乎全身僵硬,而葉修那在自己耳朵搗亂的溫熱令他呼吸有些急促。「葉修,別亂。」

「哥真沒想到這是你的死穴?」

 

喻文州苦笑,他真想請葉修別再說寶貝兒三個字,而且還是用令人血脈噴張的低啞氣音說這三字。「你會令我把持不住的。」

「那哥還是速速結果這題吧。」葉修笑著把喻文州的臉掰過來,喻文州看見葉修眼中赤裸裸的調戲意味,「文州阿,我是你的寶、貝、兒。」

 

於是喻文州最終餓虎撲羊。

 

 

END.

灑糖灑到我都快認不出來這誰寫的了,我一定要笑喻文州幸運E,5個心髒輪著轉,他偏偏總是輪到畫風不對的!

寫第三十題的時候我不斷糾結阿糾結、整個就是糾結題目;最終決定讓慘兮兮喻隊抗議一下了(笑)

 

張新杰估計是這篇幸運值最高的心髒,那個戒指梗整個就是…他賺到了。(PO主寫三十題就是只看第一題決定要不要寫,後續都不知道www)

 

最大塊的肉是畫風多變的九點水大大,畫風多變到我只能欲哭無淚了呵呵-ooc的話江粉對不起阿(艸) 認真思考輪迴人見人愛的江波濤大大畫風結果變成可能時而黑化時而春風拂面到底是怎麼回事(艸) 這種搖擺不定的感覺果然是江波濤! (你啊…

 

肖時欽人太好了盡力塑造成好男人唄,跟王杰希不同型態、但同樣都是居家型的好男人! 真希望可以多看點原作裡的小事情,出場集數少到想幫他點蠟了呢…我一定要提一點,肖葉=笑靨,這CP名字打起來真是太帶感了^_^

 

同樣居家型王杰希大大反而好寫多了,寫王杰希大大把目標也同樣放在平淡幸福的家庭生活;愛情嘛,婚前烈如酒,婚後醇如釀,細水長流阿-

寫的平淡,但希望可以完整體現夫夫生活。

謝謝看到這裡,情人節快樂啊各位:D


评论 ( 3 )
热度 ( 150 )
  1. 荣耀永存夏柳@下流 转载了此文字

© 夏柳@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