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手速超慢。

全职高手-叶中心、韩受、林受、卢刘卢、喻魏、喻黄、江周江、翔肖翔;
剑灵Blade&soul-龙灵;

这里是南极大陆很冷的!! 欢迎一样寒冷的cp住民跟我交朋友;_;

【 Blade &Soul 】海蛇補給基地(酒寶×靈族氣功)

■Blade & Soul 剑灵 同人文
■CP / 酒寶×靈族氣功

■ @綠秋Aki 徒兒師傅給你寫文了你開不開心?收著阿不要拿著文章哭了,記得交心得(喂

 

  自從火炮蘭副本開啟後,每天蜂擁而至的俠士們總是內務班長酒寶的頭痛問題;作為肯定會被抓死打的一員,他對於每次優先前來挑釁自己的氣功師們都是無奈又好笑;因為這些氣功師往往就是一副偉哉我死為後人鋪路的模樣向自己攻擊,也確確實實被自己擊殺倒地。

 

  而這群氣功師內,有一個被酒寶記住的臉孔。一個在靈族裡頭算高的、有著綠髮的氣功師;他就那樣畏畏縮縮的站出來,臉上帶著驚恐、不確定、一絲希望、莫名紅暈的看了自己很久;最後才怯懦的攻擊自己。

 

  是新人吧,內務班長這樣想著,對那名氣功師回以一笑。他覺得不論何時看見這種新人,都得好好尊重-然後粉碎他們。

  那名氣功師理所當然倒在自己掌下,甚至還來不及爬到一旁休息就被自己一掌完全打死。

 

  改日再來吧,小兄弟。

 

 

  之後他見到這名氣功師的次數愈發頻繁起來,二十四人、六人、四人;這名氣功師終於得以在四人的頂級副本裡向自己攻來,手法純熟許多甚至帶點狠戾;但是唯獨那表情-就像當初初見一樣,仍是精彩無比。

 

  精彩的程度讓酒寶覺得在一群來來去去的俠士內,足以在記憶中畫上一痕;清晰可辨。

 

  某一天,他發現這個新人的外貌變了,綠髮變成紅髮,臉頰上多了一道消不去的口子,傷痕艷紅引人注目。但他仍然認出這名新人,表情依舊精采。

  酒寶頭一次想問問對方傷口怎麼造成的,但他無法詢問;因為對方的夥伴在擊殺他之後便帶著新人速速離去,對他毫無留念;唯獨新人腳步遲疑下,轉頭看著正在消亡的自己。

 

  每次就那一眼,眼裡帶著酒寶難以解讀的情緒;轉頭之後雲淡風輕,什麼都沒有留下。

 

  他真想跟那新人說別在意,他不是真正死亡。

 

 

  有一日,新人來了。酒寶也一如既往擺好戰鬥姿勢,但他立刻懵了,新人自己一人來,身上傷口慘兮兮的;衣著有些破爛。

  新人不攻擊他,他只好將姿勢收起,默默看著對方。

 

  他就站在那,就像初次面對自己一樣緊張。「呃…」聲音細小,酒寶幾乎是瞇眼仔細傾聽才聽得見。

 

  「我…我叫紫秋。」名叫紫秋的新人尾巴不安扭動著,直直盯著自己。「也許你不知道我-」

  「記得。」

 

  話語被突然打斷,紫秋幾乎是驚恐地抬頭。酒寶只得咳了幾聲,「我記得你,表情很精采。」

 

  紫秋幾乎手足無措的絞緊自己手指,見對方如此緊張,酒寶開始覺得自己不該說話。

  「謝謝…」紫秋這麼說,他看著酒寶,試圖將自己孤身一人闖入這裡的勇氣再度拿出來。「我、我只是來看看你。」

 

  酒寶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說,他露出困惑的表情。

 

  「不想攻擊你,雖然是這樣說但是通常攻擊完後你也不會看我就是了哈哈…」紫秋說著,有點難過;因為自己攻擊輸出不夠,能夠讓酒寶緊盯自己的仇恨向來都不是在自己身上,他能做的便是請同伴將挑釁酒寶的那一擊交給自己,即使只有一瞬間,能讓酒寶看著自己就夠了。

 

  酒寶看著紫秋,眼前氣功師真的一點殺氣都沒有;於是他放鬆下來,直到他看見紫秋後面開始有人影緩緩靠近。
  「你,過來。」

  「噫?」

 

  紫秋還沒會意過來,酒寶便將自己拉到背後,對他比了食指,示意不要說話。

 

  「班長!」一群小兵NPC走近,「剛剛收到報告有人入侵基地!」

  「哦,被我解決了。」酒寶不輕不淡的說著,同時挪下身子擋住紫秋可能露出來的尾巴。

  「辛苦班長了!」

  「繼續巡邏吧。」三言兩語打發掉部下,看著他們走遠後酒寶才將紫秋拉開自己身邊。

  紫秋則是睜大雙眼,臉上表情有著紅暈與不可置信。被酒寶給保護了,這怎麼想都挺規格外的事情啊…

 

  「你叫紫秋。」酒寶說,他注意到那張臉上的紅,沒來由地就想多看看這新人-也許不該叫新人,該叫他紫秋。

  「下次來,拿著這牌子。」他從邊袋上拿出一張牌子遞出。「不會受傷。」

 

  紫秋愣愣地接過牌子,他不知道酒寶的行為代表什麼,但無法否認,他很高興。酒寶看著對方收下牌子,忍不住對那道疤摸了下,毫不意外紫秋差點嚇到炸毛。

 

  「可惜。」話裡帶著遺憾,酒寶覺得這張臉不該有任何瑕疵。但是傷疤卻給紫秋的臉頰帶幾分殘缺的美感,就像白色畫布上的一撇紅櫻惹人注目。「但很好。」

 

  -謝謝。

  紫秋說不出來,他的內心狂跳,語言能力通通還給師傅,他不曉得自己該怎麼做才好。於是他臉紅老半天,最後只能看著酒寶。

 

  然而正想說些什麼,門派的人便來了消息;紫秋只能選擇離開。

  「下次…再來…」他說。

  酒寶僅是點頭,他目送紫秋離開,內心下意識期待下一次的見面。

 

 

  漸漸的,海蛇補給基地裡傳說著內務班長養了一隻小老虎,而小老虎十分怕生。

 

 

End.


评论 ( 2 )
热度 ( 8 )
  1. _Midori、回憶綠夏柳@下流 转载了此文字
    師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徒兒被感性(?)福溫暖啊啊啊啊啊!!!!我好喜歡酒寶嗚嗚嗚嗚每天都在跟他打招呼

© 夏柳@下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