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手速超慢。

全职高手-叶中心、韩受、林受、卢刘卢、喻魏、喻黄、江周江、翔肖翔;
剑灵Blade&soul-龙灵;

这里是南极大陆很冷的!! 欢迎一样寒冷的cp住民跟我交朋友;_;

【 全职高手 】无法标记的意外事故 06(主王叶/all叶)

*ABO,葉修O!

*王叶前提的all叶。

*张新杰上线。

*消失的05在此,注意!江→周→叶,江周江成份浓厚。略过不看不会影响接下来情节!排版图片版较佳。txt版本 图片版本 





06.
张新杰在上午十点整时准时抵达,他推开那道房门便看见轮回二人抱着叶修睡觉的模样,其中周泽楷的咖啡味还令他倍受压力而皱眉不已。空气中稀薄的情慾味道更是让他立刻理解这三人昨天有多麽的顺从本能。

本欲叫起周泽楷与江波涛,却发现他们俩拥着的叶修脸上疲惫未退,张新杰只得打消这念头,掏出一本理财书便坐在沙发上开始阅读。

等等势必得把那床单换了,那味道浓厚地令他内心的alpha恶狠狠叫嚣着难受。

十点十分江波涛醒了,他看见张新杰坐在那里一开始还有点状况外,但随即便是意会地向他打声招呼。

「哈罗前辈。」

「早,尽管已经不早了。」

江波涛乾笑两声便爬下床,不忘轻推几下周泽楷催促他的队长起床。

周泽楷迷茫的张开双眼,未开机的脑袋发了会愣才想起自己在H市,他看着叶修熟睡的脸,忍不住轻啄几口才离开床铺,动作十分小心以免惊动到人。

洗漱完毕後他们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对张新杰点点头便要离去。

「前辈麻烦了。」江波涛对他笑了一下,指着在床上呼呼大睡的叶修。而周泽楷则是直直盯着叶修看了会,才对张新杰点头。

张新杰阖起书,推了下眼镜。「没问题。」


门轻声关起,张新杰才起身去把窗户打开。就算只有一会儿他也不愿屋里充斥着其他alpha跟叶修滚过床的情慾味道,太折磨人。

他环视一圈後打开冰箱,发现里面只有块没吃完的披萨。而厨房水槽里堆着显然是喝空的锅子与碗,张新杰默默看了眼时钟,决定给叶修订个营养点的外烩,便默默的将那片披萨扔进厨余筒内,两手袖子一卷就开始洗碗。


叶修却因为洗碗的水声而睁开眼睛,他艰难的挡住从窗外流泻进来的阳光,试图从那干练的背影判断来人。「恩…张新杰?」


「早。」张新杰头也没回,他皱眉搓着碗上一个小污渍,「你先把那床单换了。」

叶修挠挠头,从床上爬起这动作令他不住轻嚎,昨天的激烈延到今天便是筋骨酸痛全身发软,「哎唷我的腰…这样使唤omega你真忍心阿。」


「弄完帮你按摩,你那套衣服也换掉。」

「张新杰你独占欲也太重了吧。」叶修咕哝着打开衣柜,拉出自己带来的行李袋掏出一件新的T桖;他脱掉自己的衣服时忍不住闻了下令张新杰唾弃的味道究竟是什麽,结果差点被呛到。


那衣服上面沾着周泽楷的咖啡味以及江波涛洗过澡後的味道,其中周泽楷的味道窜入鼻腔差点把他好不容易安分些的本能给挑起。叶修揉揉鼻子将那件衣服抛到将被替换的床单上,不禁觉得张新杰的要求有时候挺合理的。

他慢腾腾地更换着床单,张新杰就靠在边上看,嘴角噙着一抹笑。

於是叶修抱着床单起身的时候便是看见张新杰这副嘴脸,他也不避讳,抬脚便踹踹张新杰那条细心整理的长裤;如意收获张新杰皱眉一次。叶修忍不住咧开笑嘲讽,「第一奶,给我开个洗衣机吧?」

待衣物终於开始进了洗衣机欢腾的转圈,张新杰便将叶修圈进怀里将人拖上床。「哟!猴急呢?」叶修敲打他圈住自己肚腩的手,「联盟第一奶跟战术大师的素质呢?画风不对阿!」

张新杰没有回应,他将头埋在叶修颈间,深深吸了那股太阳味与烟混杂的味道,结果有些皱眉。叶修见他没反应便懒得挣扎,整个人软骨头似的靠在张新杰身上发呆。直到张新杰像是在确认什麽似的拉起他衣服与手腕闻了遍。


「叶修,你換洗衣精吗?」

这没头没脑的问题显然有失张新杰平日水准,叶修跟着皱眉。「我的洗衣精向来没换过。」

结果他就被张新杰转过去面对他,本想开嘲讽的脸却被张新杰那严肃到跟韩文清有得比的嘴脸给唬住。

「这样看我作啥?再看要收钱。」

「这之前没人发现吗?王杰希也没有?」

「嗄?」

叶修一头雾水,张新杰则是对於可能的事实感到纠结。两个心脏对看,但却难得看不透对方在想啥。最後张新杰抓住叶修的手腕,表情明摆写着实验精神几个字。「试试就知道。」

强硬且毫无收敛的信息素立刻冲击叶修,这让叶修身子一软被吓得不清。「卧槽你的自制力呢?你的生理时钟呢?说好的先吃後做呢?」

张新杰却是慢条斯理舔着他的手腕,「当然不是现在做。」他看看自己的手表,便松开怀里的人起身到门廊去,「外烩估计到了。」

叶修只得被留在原地受那股霸道的味道纠缠,浑身热的不行。

张新杰的味道是感觉非常高端洋气的古龙水味。为此叶修还笑过他,但张新杰仅是推推眼镜回噎他一句:里面有麝香味,你能忍吗?

开玩笑,哥当然是–

忍不了。

有些难耐地开始低喘,叶修磨蹭了把床单,欲望渐渐抬头他却无能为力,他十分清楚昨天那样疯狂令自己现在存货都还回不来,就算真的要射了八成也只剩下前列腺液,或是更惨的乾高潮。

叶修痛苦的咬住下唇,希望藉由刺痛令自己回复些理智。

一只手掌摸过来将他试图咬更紧的唇齿分开,叶修略痛苦的看着那只手的主人,汗涔涔的开口:「你搞毛线呢...」

张新杰仅是推了下眼镜,随後便将人扶直。「测试些东西。」

「啧啧,我需要冷静。」叶修颤抖着手去拿床头柜上的烟,却立刻被制止。他只得怨怼地看向张新杰,而後者只说:「破坏实验可能结果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心脏!叶修只得忍着情慾无奈地将手收回,看着张新杰将一桌外烩摆好。


吃飽饭足後,叶修始终是忍不住了,他用脚去勾张新杰的裤档,得到的回应却极为冷淡。

有感於自己後穴早已湿得透彻,叶修终於埋怨了。「我说张副队,这样撩拨一个omega还放置真的人干事,你若无力了要不要吞几颗小药丸?」

「不是无力。」张新杰抓住那只脚,开始做起按摩。他轻柔的沿着放松的穴道按压,听见叶修舒服的闷哼後便放下那只脚,手指朝叶修勾了勾。

叶修软绵绵的蹭过去,趴在张新杰腿上开始享受对方给他的按摩,就着温暖的午後阳光,他觉得自己又要沉入梦乡。张新杰捏着叶修的背腰腿,不免叹息:「你变软了。」

「大眼养得好唄。往下点,再往下–对就是那儿!」舒服地轻叹着,叶修开始认为带着浅浅情慾接受按摩也挺不错。

「你们没同居,哪里来的养。」按着叶修舒爽的痛点,张新杰眯起眼睛,「你发情反应降低了。」
叶修不免向前伸展懒腰。「昨天累成那样难道今天开头就欢腾吗?唔腰还酸着,揉一下。」

张新杰听话地按着,那过於绵软的触感令他有些不想放开,於是他只得一路往下揉。「从第四赛季到现在,说不熟悉你身体就是胡话。叶修,我的意思是–」手指探进裤缝里,揉捏起臀瓣。「你从来没有哪次被我撩拨後还能如此清醒。」

这话让叶修一个冷颤,他忍不住抬起眼跟霸图副队相望。

张新杰眼里看不出什麽情绪,却是难得微笑的摸着叶修抬起的脸。「叶修,剩下的做完再说。」
如此的张新杰令叶修微楞,然而下一秒他就看见对方变脸,「但是你先刷牙才能继续。」


TBC.
肉下一章上桌,与其为了字数卡肉不如一次把肉炖完再把肉端出来。

张新杰我觉得是个善於观察的人,所以他是这系列文的转折点。

评论 ( 20 )
热度 ( 92 )

© 夏柳@下流 | Powered by LOFTER